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5

    我男朋友是假的病娇 作者:琴野楼

    分卷阅读5

    专注瞧着陈细温和的侧脸,像是一只懒洋洋晒太阳的大型犬类。

    陈细调出一部剧情惊悚悬疑片——消失的爱人。

    陈细几年前就看过这部电影,对它印象深刻,但她不知道李追有没有看过。

    影片开始播放,李追这才把目光转向屏幕,手上还有一搭没一搭地卷着陈细的长发。

    在男主角的独白后,这部电影的片名浮现。

    如果不了解影片的内容的话,乍一看这个名字,确实会让人联想到什么。

    陈细感受到她紧紧环着的身体瞬间狐獴般立起,挺直僵硬,甚至李追扶着她肩膀的手,都轻轻挪开了。

    他没看过。

    陈细得到答案。

    她忍不住想笑,抱着李追的手更紧了些,偷偷地隔着衣服亲吻他。

    好可爱。

    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随着影片的播放,李追缓缓地再度放松了身体。他靠在身后的沙发上,陈细靠在他的身上。

    隔着一层t恤,陈细的手指头在他身上慢慢抚触,她感受到他的肌肉因为她的触摸而绷紧,于是玩的越加开心,恶意的四处乱摸。

    身上到处作恶的手像是一条小蛇,扭着腰胡乱钻,李追的脸微微潮红,猛地出手将小蛇抓住,轻轻捏在手里。

    他悄悄吐出一口气。然而陈细的手不再作乱后,他又觉得有些失落。

    剧情缓缓推进,李追渐渐看得入神,期间,他数次不安地看向陈细,却在影片播到近一半的时候,发现陈细靠着他睡着了。

    呼吸清浅,一只手还被他握在手里,指尖偶尔轻抚过他的掌心。

    李追将电视关掉,轻手轻脚的一手扶着陈细的后背,另一手托住她的膝窝,将她拦腰抱起。

    “唔……怎么不继续看了。”

    陈细闭着眼含糊问道。

    “先睡觉吧。”

    李追抱着她稳稳走向卧室,轻声答道。

    陈细轻笑起来,她蹭了蹭,乖巧的窝在他怀里。

    李追的目光轻轻扫过坠在陈细脚腕上的锁链,心口沉甸甸的踏实极了。

    他将她放回卧室的床上,“细细,我不会成为那样的人的。”他在说电影里的男主角。

    电影的前半段,在间或插入的女主角的冷静地叙述中,男主角从一名绅士、可爱、风趣、上进的男朋友,慢慢过渡为失业、颓丧、贫穷、物欲惊人、放弃与妻子沟通、拿妻子当泄欲工具、出轨、甚至还对妻子暴力相向的丈夫。

    陈细憋着笑,拿正眼看他,见他一脸严肃,更是强忍着笑意去戳他的脸颊,“你都没看到关键的地方。”

    “啊?”李追一脸不解。

    “你才不会成为那种人。”陈细笑眯眯地看他,“这部电影讲的不是这个,下次我们再一起看。”

    自从俩人因求婚而生了罅隙后,李追的神态便总会不自觉露出几分阴郁来。此时,因为陈细话里自然而然的信任,乌云散去,阳光普照大地。李追看着陈细明朗的笑容,听着她软绵绵的嗓音,感觉暖意从自己骨头缝里向外透了出来,身上开满了花。

    他笑出两个孩子气的酒窝。

    “我想洗个澡。”

    陈细顺势提出新的要求。

    “好的,我去给你拿换洗的衣服。”

    他的嗓音柔的能掐出水来。

    李追出了卧室,陈细则迈步进入卫生间。

    李追家的浴室可比陈细住的单人公寓的大多了。至少她那里可没有浴缸。

    陈细拿起摆放在浴缸边的洗发水、沐浴露之类的东西挨个仔细瞧了一遍。全都是全新的,刚刚拆封,得按几下才能按出东西来。

    陈细低头看了眼链子,长度刚刚好,看起来她即便进了浴缸,也还能有半米的盈余。

    她又转身去看摆放在洗手池右侧架子上的护肤品。

    海蓝之谜,女士用,从洗面奶至日霜、晚霜,东西比陈细自己用的都全。旁边甚至摆着几袋著名的前男友面膜。

    陈细不由得咂了咂舌。

    她自己都舍不得买这么贵的护肤品。

    种种迹象均表明,他早有预谋。

    “细细?”

    李追在门外唤她。

    陈细余光瞥了眼镜子,看到自己眼角眉梢均是笑意,她定了定神,打开浴室半掩的门。

    李追把东西递进陈细怀里。

    “细细,换洗的衣物我都洗过了。那个,我这里没有适合你穿的睡衣,你先穿我的t恤和短裤吧?”李追小心觑着陈细的表情,补充道,“都是全棉的,很舒服。换下来的脏衣服扔到洗衣篮里就可以了,明天我来洗。”

    “好的。”陈细没跟他客气,接着用眼神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李追不情不愿的晕红着脸向外走。

    “有什么问题大声喊我啊,我就在外面。”

    他千叮咛万嘱咐,婆婆妈妈地一步三回头。

    要是她说干脆一起洗吧,李追会露出什么表情?

    是一脸兴奋和羞怯的点头同意,还是涨红了脸,跃跃欲试但依然纠结迟疑的拒绝?

    陈细跟在他后面,一路把他撵出卧室,关上门。

    她把怀里叠地整整齐齐的一团放在床上,毫不意外的在浴巾和t恤的夹缝间看见一条女士内裤。

    内裤都准备好了,怎么会没想到需要准备睡衣。

    大骗子,那脸是说谎话臊红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说真的,套用我的小伙伴的话,这篇文发出来的时候,我就想着,又多了一个黑历史了【捂脸.jpg】

    ☆、第四章

    陈细贴着前男友面膜,加了橙子味的入浴剂,磨磨蹭蹭泡了近一个小时。

    从浴缸里爬出来的时候,她摸着自己白里透红的脸,感觉她自打大学毕业后,皮肤就从没有这么嫩过。

    她懒洋洋的套上李追准备的衣服。李追的身材高大,他的t恤套在她身上,完全可以当连衣裙穿,那条应该是短裤的裤子,更是直接垂过了她的膝盖。

    陈细整了整因为宽大而歪到一边露出半个肩膀的衣领。

    她正要打开虚掩着的浴室门,突然想起什么般定了一下,视线若无其事地仔细在浴室内扫了一圈。

    浴室内雾气蒸腾,没有任何异状。

    她眨眨眼,蓦地一笑,把脏衣服塞进洗衣篮里,然后自己手洗了内衣,拎着去阳台挂上。

    因为泡了澡,陈细反倒精神了一些,她拉开卧室门,探出脑袋看到李追正拘谨的坐在沙发上,两眼发直地盯着电视。

    外面还有一间浴室,看样子李追应该也洗漱过了,他身上穿着和自己同款的t恤,头发微潮。见她洗完了,他手忙脚乱的关掉电视,拿起早早准备在一旁的吹风机,潮红着脸,湿漉漉的眼睛渴盼地看着她。

    “细细,我给你吹吹头发吧。”

    难怪浴室里没有吹风机。

    分卷阅读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