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8

    我男朋友是假的病娇 作者:琴野楼

    分卷阅读8

    地发了好一会呆。

    此时时间刚刚走到9点,距离李追回来,至少还要3个小时。

    陈细记得李追出门前把门反锁了,那他回来的时候,势必会摆弄半天的门,发出一定声响,她也就有时间消除自己搜索过的痕迹。

    陈细立刻跳起来,先试探性地用手机的相机功能扫了一圈,胡乱确认了下似乎没有摄像头,就开始翻箱倒柜。

    两人的恋爱时间实在是太短,期间李追也就上了她家一次,两人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在陈细家的小区门口依依惜别。所以,这是陈细第一次来李追家。

    三室两卫一厅,颇大的房子,即便是李追加长了链子的长度,但因为屋子的结构,还有一个房间陈细进不去。

    她先摸进了李追住的那个房间。

    因为李追走的匆匆,这个房间的门都没有关。然而,让陈细万分失落的是,这个房间似乎没什么有价值和线索的东西。

    这个房间可能是书房,书架上摆了不少书,桌子上几张空白的a4纸。陈细拉开桌子下的抽屉,里面只有一个空调遥控器。

    李追的衣服则整齐的堆放在床尾处的几个收纳箱里,然而因为距离的问题,陈细不敢贸贸然拖动那些箱子,生怕留下什么痕迹。

    书房门后面则挂着几套西服之类的不经压的正装。

    难道东西都藏在那个房间里了?

    陈细侧目看向隔壁,伸长了胳膊也就能够到门把手,房间门紧闭着,她就算能打开门,估计也关不上,肯定打草惊蛇。

    陈细垂头丧气的回了自己房间,先是被一整个衣柜的女士服装震惊的够呛(好多连吊牌都没拆),又从衣柜的抽屉里翻出一堆女士胸罩、内裤、袜子,甚至丝袜都有,毫无疑问,都是给她准备的,如果不是衣服的尺码不对,陈细差点相信李追其实是个隐藏的女装大佬。

    她趴在地上撅着屁股从床底下抠出那个戒指盒子,打开把戒指戴在手指上试了试,大小完美契合她的左手无名指,钻石闪闪发光。

    她颇为无趣的又把戒指塞回盒子,瞥见戒圈内刻着两人名字的简写,内心毫无波动,重新把它丢进床底下。

    她拉开阳台拉门,外面天色正好,天空蔚蓝,阳光铺洒了陈细一身。

    阳台上摆着两个躺椅,她上去躺了一会,晒晒太阳去去霉味,又爬起来回到客厅继续搜索。

    地毯式搜索了一圈,时间也就过去不到一小时,陈细重新瘫回沙发上,抱着没信号的手机,长吁短叹。

    她又灵机一动,重新爬起来把能接触到的地面都擦了一遍。

    这下可什么痕迹都没有了,就连她去李追房间都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

    然后继续瘫在沙发上捧着没信号的手机发呆。

    她连路由器都没看到,难道李追都不上网的吗?

    他还是个现代人吗?

    她本来还想着给她那便宜哥哥打个电话说说情况,替李追擦屁股。这下可好了,家里人、特别是这个便宜哥哥,他们可是彻底联系不上她了,再加上她班都不去上,他们会不会以为她失踪被绑架之类的,然后报警啊?

    ——虽然从本质上来说,她现在的状态和被绑架也没啥区别了。

    因为亲生父母复杂的婚姻关系,陈细和他们的联系并不频繁,他们也没有她公寓的钥匙,这大概是不幸中的万幸。

    就是她那个便宜哥哥,陈细觉得,她今天一整天的头痛分量都贡献给他了。

    不报任何希望的,陈细打开手机无线局域网,有两个wifi的信号都是满格。最重要的是,其中一个wifi叫做:52xixi。

    陈细精神一震,神采奕奕的冲进去,把自己生日、李追生日、俩人相识纪念日、自己的身份证号、学号挨个试了个便。

    统统不对。

    陈细慢慢拉长了脸。毫无疑问,这肯定是李追家的wifi,所以密码到底是啥?

    众所周知,wifi密码至少是8位数,而眼下这个wifi用户名才6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陈细输入:52xixi1314。

    程序显示连接中,下一秒,陈细长大了嘴,瞪着手机的表情像是在看一张中了五百万的彩票。

    她竟然连上了!

    瞬间,好几条微信新消息提示刷了出来。

    第一条就是:速度回我电话。

    瞧瞧这态度,陈细闭着眼睛都能猜到是谁。

    她决定继续装死,挑着回了几个处的还算可以的同事的慰问信息,打开微博疯狂刷了一圈,最后在自己的微博页面多添了一片瓦:“我智商高的我自己都害怕[可爱]。”

    这个微博账号就是她一个树洞用的空间,粉丝和关注列表里一个认识人都没有。发完这条,陈细满足的哼哼几声,一身轻松,之前那焦躁、度日如年的状态瞬间烟消云散。

    ——其实那就是网瘾戒断综合征吧。

    她翘着脚躺在沙发上了玩了好一会的开心消消乐,再一抬眼,时间快速爬到了11点的位置。

    而在用完开心消消乐的所有体力之后,陈细突然有点想念李追了。

    她再次打开微信,先给真的有报警倾向的便宜哥哥一个我还活着,勿扰的回复,又清纯不做作的点开置顶的与李追的对话框。

    【我破译了wifi密码[耶]!】

    李追没有回话,陈细以为他可能正在上课,锲而不舍地继续骚扰。

    【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大哭],想你了,别忘了带好吃的】

    发完这两条后,一条语音通话的请求弹了出来,陈细手一抖,不小心点了接受。

    一张充满老干部气息的风景照,出现在她的手机屏幕上。

    通过手机话筒传出的,则同样是充满循规蹈矩老干部气息的低哑男声。

    “陈细,你的电话怎么打不通?”

    是的,老干部从来都是连名带姓称呼她的。

    陈细吓得瑟瑟发抖,十分想把wifi给断了。

    还没等他回话,老干部紧接着又打出疑问n连击。

    “我给你发微信你为什么不回?你怎么把工作辞了?你昨天去哪了?是不是没回家?你现在在哪?”

    陈细顿时如丧考妣,焦虑的咬着手指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说话。”老干部严肃低哑的声线瞬间刺激的陈细大脑皮层疯狂颤抖。她灵机一动,掐着自己的大腿挤出哭腔来。

    “牧阳,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

    对面传来加重的呼吸声。

    “失恋的感觉太痛苦了,你先别管我了,让我自己一个人静静。”

    陈细抽泣着。

    “你现在在哪?”

    陈细眼前似乎浮现出对方眉头紧锁,且一脸恨铁不成钢盯着自己的模样——反正几天前她顶着肿得核桃似的眼睛打开

    分卷阅读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