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0

    我男朋友是假的病娇 作者:琴野楼

    分卷阅读10

    点熟悉,反应了好一会才意识到,这pad安装的各种应用,甚至页面布局,都完全和自己的手机一样。

    她内心生出几分异样,翻身下床冲入客厅。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果不其然不见了。她又痛苦的奔入李追的卧室,李追不在家,他的卧室大门敞开着。陈细拉开抽屉,里面依然只有那么一个空调遥控器。

    她回到客厅,终于发现了一丁点儿不太一样的地方——电视柜上摆了个u盘,她把它插进电视后面的usb口,里面好几部电影和电视剧。

    与wifi成功对接后生出的那种踏实感瞬间消散。

    陈细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发慌。

    她倒也不是要联系谁。只是,当她意识到没有网上,没有手机玩,她浑身都不自在。

    想至此,她不死心的又把pad拎出来,再搜无线局域网,果然,只剩下另外一个叫做yynzmzms的满格信号还存在着。

    李追,这个杀千刀的男朋友,他不光跑了,他还是断了wifi跑的。

    难怪那么迫不及待地哄她睡觉。

    套路太深了!

    她就不明白,一个wifi而已,多大仇多大怨,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病娇什么的,不应该从肉体上折磨她吗?结果他倒好,一边像是奶狗一样撒娇,一边用断网来惩罚她。

    有这么病娇的吗!她算是看出来了,他根本就不是病娇。

    陈细绷着脸,在沙发上发了一下午的呆,直到傍晚李追拎着晚饭回家,她也是一声未出。

    她生气了,她要和李追冷战!

    李追一副没看出陈细满脸低气压的模样,照常招呼陈细吃饭。

    今天打包的东西依然都是陈细爱吃的。

    陈细默不作声地扒拉饭,间或偷偷打量李追。

    她觉得她可能是眼花了,她明明这么明显的不高兴,结果李追反而看着比昨天还要开心?

    他的眼角都笑出褶子了。

    而且,他那种含笑看她吃饭的模样,像极了草原上看着羊仔吃草的牧民。

    陈细哽了一下,美味的红烧带鱼瞬间丧失了吸引力,她味如嚼蜡的啃了几口,放下筷子,决定暴殄天物。

    “怎么了细细?鱼刺卡住了吗?”

    李追看起来有点慌张。

    陈细沉默着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默默回到自己的卧室,嘭的一声甩上房门。

    “细细~”李追又开始挠门。

    陈细把脸埋进被子里,不为所动。

    没一会,李追便自行开门进了屋,他爬上床,把那团被子抱紧自己的怀里,隔着被子用甜的发腻的声音哄陈细。

    “细细,你出来看看我呀。你不是想我了吗?”

    陈细大脑放空,蜷着身体做死鱼。

    “细细细细细细。”

    简直魔音穿脑。

    “细细,我错了,我不应该把wifi断掉。”

    终于,陈细听到了自己想听的话,她扒拉开被子,探出脑袋,笑眯眯的瞧面无表情地李追。

    “那还不赶紧把wifi连上。”

    “wifi比我还重要吗?”

    李追平静反问道。

    “当然没有,但是没有wifi我也没法和你联系呀。”

    她赶紧哄他。

    听至此,李追蓦地笑了起来,尾巴摇的啪啪响。

    李追从裤袋里掏出个对讲机,献宝似的呈给陈细。

    “细细,这是我今天下午刚买的,100公里内都可以对话,这样我们就可以随时保持联系啦!”

    ☆、第七章

    陈细的脑神经,啪的一声断了。

    她一把掀开被子,将紧抱着她的李追推到一旁,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

    “你不明白我什么意思吗!”她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瞪着还趴在床上的李追咆哮。

    “细细你自己说的没法和我联系上了。”李追有点委屈。

    “怎么你还委屈上了,我自己一个人圈家里无不无聊你就没替我考虑过吗!”陈细的吼声穿透云霄。

    “是细细你叫我去上课的!我明明要留在家里陪你。”

    李追也来了脾气,不服输的硬声道。

    “陪我干什么?坐吃山空吗!”

    “细细,你明知道我家里——”

    “那是你的吗,是你的吗!你用你父母的钱养我,你好意思吗?”

    李追深吸一口气,他坐在床上,半低着头,半晌一语不发。

    “先把wifi给我连上,然后把链子解开,最好再给我弄台电脑来,我有事情要处理。”

    陈细冷静下来,平静提出新的要求。

    李追维持着自己的低头看床单的动作,没理她。

    陈细弯腰,拍李追的头,“乖。”

    他霍的一下抬起脸,目光灼灼地盯着她,“那我们先结婚。”

    脑内的警戒线被人触碰,什么别的想法都被其淹没。陈细瞬间寒了脸,冷冷道,“不是说好了不结婚的吗?”

    就是昨天,在这张床上,李追信誓旦旦保证的!

    李追没理会陈细的反问,他径自翻身下床,从床底下翻出那个命途多舛的戒指盒,打开,然后站到床上抓着陈细的手就要把戒指往她手指上套。

    一边还固执地低语,“细细,嫁给我吧。”

    指尖接触到那冰凉金属的刹那,陈细猛地打了个哆嗦,她的脸色瞬间煞白。一瞬间,本能接管了她的身体,她使劲挣开李追的手,逃也似的奔到门外,缩在沙发后,警惕地瞪着门口。

    叮叮几声轻响,戒指在地上滚动着回到了不见天日的床底。李追瘫坐在床上,怔愣地看自己被陈细打的发红的掌面。

    他慢慢敛起脸上的所有情绪,眉眼低垂,瞳孔不由自主的紧缩。他缓了好一会,才抖着眉微翘起唇,轻轻地叹了一声。

    门外传来陈细冷淡的声音。

    李追抬头,一脸困惑,似是没听懂陈细在说什么。

    她说,“阿追,我不想结婚,我觉得不需要结婚我们就可以很幸福。你为什么一直要执着于这么一个形式?你听不到我在说什么吗?”

    “不是的,细细。”他哑声道,声音轻的根本传不出这个房间。

    他连忙从床上爬下,脚和被子卷在一起,动作间一个踉跄,哐当一声,上半身摔下了床,下半身还卡在床上。

    陈细站在门口,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

    她惊呼一声,赶紧小跑过来扶住李追,还没有碰到他,便被他一把抓住手腕,趴在地上的男人用尽全力抬起头,眼眶泛红,犹如一只被抛弃的小兽,死命抓住他的主人,哀哀低求。

    陈细瞬间心痛的无法呼吸。

    “细细,我害怕……”李追喃喃道,紧捏着陈细的手腕,如同抓住一颗救命稻草一般。

    李追的模样让陈细紧闭着的心门似乎破开了

    分卷阅读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