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1

    我男朋友是假的病娇 作者:琴野楼

    分卷阅读11

    一道缝。不容人窥视的角落照进来一束光,涤荡起满地的灰尘。

    光线照不到的黑暗角落里,还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陈细紧紧抱住李追,不住的亲吻他的眼角,喃喃安抚他,“对不起,阿追,我……我真的只是不想结婚。我们可以谈一辈子恋爱啊,只是不结婚而已,依然可以一辈子在一起呀?”

    “一辈子?”

    李追的声音依然轻轻地,他慢慢眨了下眼睛,看着陈细,嘴角轻轻牵扯,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我不相信。”

    他轻轻说。

    陈细张了张嘴,低声道,“阿追,你怎么了?”

    李追沉默下来,他慢慢松开自己的手。陈细的手腕上留下了他清晰的指印,他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然后扶着地板,慢慢站起身。

    陈细半蹲在地,仰视着忽然有些不太一样的李追。

    李追伸出手臂,拉着陈细站起身。他细心地掸了掸陈细身上的灰尘,李追的眼圈依然泛红,看起来犹如点了胭脂一般妖艳。就连他鼻梁上,随着他的表情而轻轻动作的小痣,都带了异样妖娆的色彩。

    李追抿着唇笑了起来,依稀是熟悉的大男孩青涩秀气的模样,又更像越加妖娆的花朵,一丝丝、一颤颤,轻轻地绽放在无光的黑夜里。

    陈细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根本无法挪动自己的目光。

    “阿追,你在生气吗?”

    她不由自主的问。

    李追看着她,眼睫毛颤了颤,没有回话。

    陈细也并不需要他的回话,这次,她主动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腰。

    “我不要wifi了,你把我继续关在这里吧,我不会离开的。我不想你生气。和你在一起,我从来都没这么快乐过。”

    李追静静看她不说话模样让她心惊,那种心脏急速跳动逼近死亡的感觉让她呼吸加速,血液奔腾。

    就像是第一次在这个房间醒来,看到脚上的链子时的那种感觉。

    身体被束缚住,连带着飘摇的灵魂都有了居所。

    被一个需要自己,哪怕自己离开片刻都会发狂的人拥有。

    那种感觉让人入迷。

    如同饮血,略带腥气的液体沿着食道滑入胃袋,滋味甘甜美妙,让人欲罢不能。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短小君出没……所以日更啦!

    ☆、第八章

    陈细第一次见到李追时,两人均站在离地面几十米远的高台上。

    李追在陈细前面,于是他便离那垂直的峡谷更近一些。狂风打着旋从悬崖的缝隙向上吹来,他的头发因此被高高顶起,露出洁白的额头。

    即便此时正是炎夏,空气里也因为那骤然垂落的距离而带了几分冷意。

    他探着脑袋向下看了一眼,然后那英挺的眉便不由自主的皱起,身子向后退了一步。

    就是在这一刻,陈细的目光落在了他的侧脸上,他英挺的眉以及线条明朗的侧脸像是一幅中世纪的油画,明明暗暗,带着神性的祷告与黑暗时代梦寐时期的愚昧与堕落。

    站在台子旁边的教练见多了这种情景,他手里拿着拴在他脚上的固定器具,嘴里不住诱骗。

    “得了小伙子,看完没有?闭着眼睛直接跳就行,那感觉就像飞一样,等你跳了你就上瘾啦。”

    “……”小伙子紧抿着唇一语不发。

    教练偷着翻了个白眼,他见后面的陈细并没有上前,保持着一个与陌生人间的安全距离远远打量李追,便知道这男孩子是一个人来的。一个人嘛,让他跳下去总会有一些难度。

    于是教练再向陈细身后望,一个人也没有。

    嘿,这小姑娘也是一个人来的。

    “你瞧瞧人家,看你后面那姑娘一看就是老手,让人家说说什么感觉。”

    于是那双英挺的眉便全部落入了陈细眼中。

    男人看起来很年轻,带着学生气,一身运动装,清新自然。他的鼻梁上有一颗小痣,此刻大概是紧张,脸颊上沁着细密的汗珠。他似乎是有些忧郁,眉眼低垂着,眸色暗沉。

    他打量着陈细,深棕色的眼睛里便映出了陈细的影子。

    陈细被他的气质吸引,与他对视半晌。

    陈细再一定神,又不确定他踟蹰在此处是否是因为害怕。他那双暗色的眼睛像是失了活力,看起来如同一潭死水一般。

    陈细便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偶尔照镜子时,从镜子里看到的自己的眼神。

    大概就是,觉得生命没什么意思,自己的一些希望,总是会被亲近的人残忍撕碎的眼神吧。

    陈细的内心便不由得松动了一些。

    她上前一步,烈烈的狂风便更加猛烈了,好在她早就有先见之明的扎起了马尾,所以那条长长的辫子便在风中左右摇摆。男人的目光便不由自主被它吸引。

    “这个真的很有趣的。”她笑着说道,“我跳过好几次了,每次都感觉像重新活了一次一样,念念不忘,所以来了一次又一次。”

    “重新活了?”他的眉头高高扬起,黯淡无光的眼睛里多了些星星点点。

    “是的。”陈细毫不迟疑的点头,“不然我先跳吧?你看我你就知道了。”她笑眯眯的。

    “那倒不用。”他慢吞吞的反驳,仔细地上下打量她,旁边教练则笑着插-入两人的谈话中,“看不出来啊,姑娘你可真厉害,要知道好多大老爷们上来往下一看,然后那腿就变得像面条似的,就昨天,还有个胳膊上有纹身的大哥,坐地上抱着我的腿就不撒手了,给我笑的。”

    陈细礼貌的微笑,没有做任何评价。

    于是这男人便轻描淡写的又看了眼教练,然后冲着陈细露出一个略有些羞涩的笑容,颊侧两个酒窝若隐若现,“那我先下去了。”

    陈细点点头,没有再说。

    这男人,亦或者称为大男孩,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身上的设施,确认安全后,便站在了规定位置,他一步一步向前走,站在台边定了几秒,并未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见他身体挺得笔直,宛如松柏,然后人便直直的向前倒去。

    风吹过,他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陈细眨眨眼睛,眼前似乎还残留着他那个酒窝若隐若现的笑容。

    接下来就是陈细,正如她所言,蹦极这个,她已经玩了很多次,轻车熟路。她站在崖边,看着下面泛着绿波的水面,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眼前无数个画面光怪陆离的闪过,最后全被黑暗驱逐,只留下这最纯粹的颜色。

    她一个迈步,脚下空荡,身体自然而然的坠了下去。

    风急速的鼓动着自己的耳膜,在急速坠落,几近于死亡的幻想中,她忍不住笑了起来。而后脚部传来一股大力,那种沉浸在死亡中的快感便被这骤然的拉力

    分卷阅读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