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3

    我男朋友是假的病娇 作者:琴野楼

    分卷阅读13

    看着他的眼睛,连一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而且,她其实也并不想拒绝他。

    于是,在对方火热的注视下,陈细慢慢低下头,她不自觉抠着自己衬衫的下摆,感觉好像又回到了炎热的夏季,整个人都泡在湿热的空气里,好半晌才用蚊子般的声音哼哼道,“六点半,你六点半给我打电话吧。”

    “好。”对方立刻应了下来,陈细忍不住抬眼去瞧,眼神再度与他的撞在一起,那眼睛里的专注和快意好像带着电流,顺着她的脊柱一路通向她的后脑勺,她浑身战栗,身体不自觉的颤抖,忍不住再度别开了自己的视线。

    “那、那我先走了。”她哼哼道。

    对方沉默了片刻,好半晌才低声慢慢回道,“好的。”

    于是陈细便迈开脚步,继续向原定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她看到他还站在原地,微侧着身,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在与她的目光对上后,那黯淡的深棕色眼睛瞬间灿烂的如同深夜中最明亮的星。

    陈细憋红了脸,冲着他扯出了个笑,她脸上的温度一路蔓延进脖子里,感觉衣服都要烧着了。

    于是对方立刻大喇喇地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月牙,还抬起胳膊用力地冲她挥舞。

    陈细看到好多路人都因为他突然的动作向他看去,但他却恍若不知,明星一般的眼睛执着的追逐着她的。

    她胳膊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绷紧,右臂微微举起,小幅度的在胸前晃了几下,而后她猛然惊醒自己做了什么,匆匆扭回头来,憋红了脸,用力深吸几口气,终于倒腾起自己的小碎步,再也没有回头。

    晚上,约定好的六点半。

    陈细坐在书桌前,眼瞧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由18:29跳转为18:30。

    下一秒,熟悉的铃音便响了起来。

    “李追”两个字显露在手机屏幕上。

    陈细抿着唇,再度感受到自己的脸颊烧了起来,她拍拍脸,给自己鼓足了劲,深吸一口气,接通电话。

    “喂,你好……”

    ☆、第十章

    十米长的链子在静悄悄的夜里又被人换回了五米。

    李追把茶几搬到了原来放置餐桌的位置,将餐桌挪到了客厅。早晨,两人就在这新改造的地方吃饭。

    今天的早饭是手制三明治,里面竟然塞了好几片切成片的苹果,苹果混着美乃滋的味道……真是一言难尽,陈细撇着嘴把苹果挑出来,通通丢到李追的盘子里。

    李追默默地将其吃掉,然后把自己的咬了几口的吐司递给陈细,后者也慢慢的吃掉了。

    两人的目光在餐桌上无声的交缠着,没人说话。

    吃完饭后,李追便背上书包要去上学了,他看了眼在沙发上百无聊赖按着遥控器的陈细,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颇有些垂头丧气的出了门。

    大门刚刚关上,陈细便把手上的遥控器丢到了一边,她在沙发上懒洋洋的躺了一会,慢吞吞的爬起来,走到阳台上,顺着窗户向下望去,依稀还能看见疑似李追的背影。

    她又翻到躺椅上躺着,抓起那条链子,认真的研究起来。

    很平凡的铁链子,椭圆的环一环扣一环,陈细试着掰了一会,根本掰不动。她又磨蹭了会拴在脚腕上的皮扣。这个倒是比较脆弱,但也需要锋利的东西切割才行。

    她重新回了客厅,拿起李追那副拼了一半的拼图打发时间。等到李追中午带着饭回来的时候,拼图刚好拼完。

    拼图的内容是一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头上包着蓝色的布巾,后半段则是明亮的黄色,少女微侧着身,回眸一笑,顾盼生辉。只是少女耳下的部分缺了几块,陈细猜测可能是一件首饰。

    拼图的整个背景是黑色的,拼起来废了陈细老大的功夫。

    李追将饭菜放到沙发旁的饭桌上时,看到了陈细的成果,他的目光在拼图上固定了一小会。

    “细细喜欢拼图吗?”

    “还行吧。”陈细已经开吃了。“不是说你给我做饭吗?怎么天天都是外卖。”她故意找茬。

    李追本来因为陈细和自己搭话而略显欣喜的神色迅速窘迫起来。

    “中午时间有点紧张……”而且他其实也不会做那种复杂的热菜。

    “哦。”陈细的回应非常冷淡。

    李追有点坐不住了,“对讲机不好用吗?怎么你也没和我说话。”

    “我怕你上课对讲机突然响起来被老师赶出教室啊。”陈细懒洋洋的。

    李追有些不安和紧张的搓了搓手。他本来是担心陈细不想搭理自己才没有打扰,这么看确实应该他主动说话才对。

    “好的,我知道了。”

    知道了?你又知道什么啦?陈细瞥他,但没有问出口。

    一顿食不知味的饭又这样匆匆结束了。李追下午还有课,他本来每天中午又带饭又要回来时间就十分紧张,也没有监督陈细遛弯,他急匆匆的便走了。走之前还非常粗暴的把拼图收了起来。

    陈细爬回阳台继续晒太阳。

    因为朝向问题,此时的阳台是没有光的,陈细怔怔的看了会楼下的花园,觉得自己虽然是个米虫了,但也要有努力向上的心呀。

    她开始在阳台压腿,正情绪高涨的时候,余光瞥见了人的影子,她立刻扭头去看。是隔壁,隔壁的阳台上出现了个大活人!

    大活人似乎是来收衣服的——是的啊,她之前怎么就没注意人家阳台上还晾衣服了呢。

    陈细目光炯炯的打量他。对方是一名年轻男子,身着非常简单地居家白t恤,下半身由于角度问题看不到。他的脸色异样的苍白,头发有些长,微微遮住了眼睛,此时也正面向着她,隐约能感受到他打量着她的目光。

    陈细打开窗户,探出小半个身子冲对方疯狂挥手致意,同时还不停的你好你好的打招呼。

    对方定定的注视了她好一会,默默将收好的衣服揣进怀里,转身回去了。

    ……?

    陈细兴奋狂热的表情僵在了脸上,她重新缩回躺椅上,开始认真思索人生。

    她是不是被当做神经病了?仔细想想,她那种仿佛困在荒岛几年终于看到救援队的表现,似乎却是不太正常。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兴奋。

    陈细猜测有可能是因为她太无聊了。而这个突然出现在阳台上的男人,就像是突然添加进这枯燥无味生活的一勺热油,瞬间燃起了她的生命之火。

    正在她认真反思自己时候,那男人竟然回来了。还带一沓a4纸。

    陈细看着他将写了字的那一面贴在玻璃上,冲自己展开。

    【你需要帮助吗?】

    纸上工整地写着几个字,字体整齐的宛如印刷体一般。

    陈细疯狂点头,她突然想

    分卷阅读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