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5

    我男朋友是假的病娇 作者:琴野楼

    分卷阅读15

    压制自己的情绪。

    陈细突然很想看他爆发出来到底是什么样子。

    于是她故意慢吞吞的一字一句道,“这辈子都不会。”

    李追定定的看着她,瞳孔剧烈收缩。

    他会怎么做?

    陈细脑内疯狂幻想着他的行径,有种恶意且病态的满足感。

    会把她彻底锁进屋子里?然后在门上开一个用来传食物的小门;还是直接压着她去民政局领证?生米煮成熟饭?说道生米煮成熟饭,没准他还会暴力胁迫她做点不可描述的事?

    陈细脑补的越来越兴奋,双眼一眨不眨的紧盯着李追。

    于是,她便看到,在她的注视下,李追慢慢垂下头,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然后,陈细眼睁睁的看到透明的液体砸在了他紧捏着的拳头上。

    随着第一滴液体的落下,后面的液体如同骤然起急的雨点一般,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直把陈细砸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怎么就总是忘了,她这个男朋友,是纸糊的病娇呢?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隔日更,好好睡一觉qaq

    后天更新!

    ☆、第十二章

    李追静静地低头端坐着,一点儿声都没出,陈细连他的表情都看不见。

    因为恶意而扭曲着的内心慢慢变得清醒,陈细咽了口口水,手摸上李追的手。

    “阿追……”她弱弱的唤他。

    李追依然没有动,于是陈细便低头抻着脖子看他,李追慌忙闪过,他急匆匆的站起身,背对着陈细,身体因为深呼吸而起伏,接着,他一语未发的回了自己的卧室,紧紧关上房门。

    因为脚腕上那该死的链子,陈细只能眼睁睁的瞅着李追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房门后。

    她在客厅各种反省认错,但是李追的房门依然紧闭着,一点儿声都没出。

    她甚至威胁他,说他再不出来,她就走了,结果还是没反应。

    她都想摇白旗投降,说明天咱们直接拿着户口本去民政局总行了吧,不过理智阻止了她。

    她以为李追会给她放个大招,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但万万没想到,他的大招竟然是这样。

    陈细突然体会到小说里那些男主角一看到女主角哭,就腿软无条件服从的心情了。

    因为她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就连她惧怕的如同梦魇的婚姻关系,在男朋友的眼泪面前,也都不值一提了。

    明明被迷晕,失去自由的是她好么!

    因为不放心李追,再加上想着他总会出来上厕所什么的,陈细拽了被子团在沙发上,直到深夜不由自主的睡去。

    第二天早晨,她因为脚腕处的异样感觉而迷迷糊糊的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了李追放大的一张俊脸,眼睛红肿,青白色的晶状体上布满了血丝。

    陈细急忙扯出一个讨好的笑,随便搓了搓眼睛,颇有些狗腿的道,“阿追……”

    “细细,”李追打断了她,他别开视线,嗓音低哑,“对不起,我不应该强迫你。”

    李追不再发病,陈细反倒十分惊慌,她急忙否认,“不不不,你一直没有强迫我呀。”

    李追依然没看她,他的喉结上下滚了滚,颇有些艰难的将剩余的话从声带里挤出来,“我不能强迫你的意愿,就像你昨天说的那样。即便你想要控制我,想要摆弄我成你喜欢的样子,即便我对此是十分高兴和乐意的,但我不应该那么自私。”

    他语言混乱,视线一直固执的定在一个无人角落,陈细慢慢坐直身体,一动不动的瞧着他,慢慢懂了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不应该只考虑自己,我想要成为什么样,我欣喜你怎么对我都不重要。我不应该因为这些,便让你改变自己,让你有可能成为一个你根本不想成为的控制狂。我强迫你,就是在强迫你成为你讨厌的人。”

    他抿抿唇,红肿的眼睛看起来滑稽可笑,鼻头又开始泛红了,声音也哆嗦着哽咽起来。

    “我不能让你讨厌你自己,虽然,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依然爱你,但我不能让你讨厌你自己。”

    他的唇紧紧抿起,低下头,将哽咽全都吞进肚子里。

    “你说得对,我们……我们可能真的不合适。”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喃喃说着,陈细心头骤然一惊,猛地冷飕飕的,李追将手里的东西慢慢放到地上,他缓缓站起身,低头用红肿的眼睛仔细的注视她,“现在,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自由了。”

    地上放着一把银色的小钥匙和皮质环扣,陈细意识到李追所说的自由具体是什么意思。

    她下了沙发,站直身体,颇有些迟疑地看着李追。

    “你确定……?”

    李追隐忍着的表情一瞬间破了个口子,满脸的狰狞和拒绝,只是眨眼间又重新收起,他低头,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却又像是根本没有看她,目无焦距,“是的。”

    她向门口迈了一步,于是李追的视线便瞬间固定在了她的脚上。

    他浑身紧绷,像是下一个瞬间就要扑过来似的,充满偾张的爆发力,但他隐忍的克制着,身体甚至因此而不由自主的颤抖。

    陈细的脚步慢慢向外挪动,他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追随她,等她走到玄关处,陈细听到身后突然传来颤着的呜咽声,回过头去,却只到他定定的依然站在原处,满脸呆滞,像是那声音只是陈细的幻听。

    陈细打开鞋柜,一眼便看到了工整摆放着的她几天前出门时穿的那双白色小高跟,鞋面、鞋跟被人小心擦拭的干干净净,像是刚从店里买回来似的。

    她将鞋穿上,动作磨人的一板一眼,磨磨蹭蹭。

    她间或用余光去扫李追的身影,他一直维持着同一个姿势,一动不动。

    就像是……被主人吩咐了要在家里乖乖等着主人回来,虽然满心不愿但却听话的用湿漉漉可怜巴巴的眼睛瞅着的奶狗。

    只是,眼前这只奶狗显然被伤透了心,他小心翼翼瑟缩着,努力掩藏起自己所有的情绪,一副犯了大错惹主人生气要被永远抛弃前,努力表现着的乖巧模样。

    好像这样,主人就会大发善心,原谅他的过错,早日回家。

    她做错了吗?

    陈细在内心里反问自己。

    她不过是坚持自己的原则,25年了,她一直这么过来的。

    她眼见着亲生父母因为一个结婚证,分分合合十多年,也眼见着母亲和叔叔,即便没有领结婚证也开心幸福的生活了近十年。

    那红色的证书,更像是一个道具,将人死死的所在自己恐惧的界限里,逼迫人慢慢变成一个自己厌恶的控制狂。

    但是,她也记得,在这25年间,从来没有一个人,会用那样认真和难过的声音告诉她:她变成什么样都依然会爱她,更担心她会讨厌她自己。

    高跟鞋与瓷

    分卷阅读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