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王的俘虏(调教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被虏
    公历586年,经歷了一百四十年混战的巴罗大陆逐渐形成了由人类、妖族、魔族组成的叁股主要势力。当中以人类建立的罗德尼帝国与魔族之间的衝突最多,妖族则倾向採取偏安政策,只有少数不安份的妖怪选择出来捣乱。
    人类与魔族之间的仇恨可从混沌初开说起,当时人类虽然人数眾多,却相当弱小,在魔力强大的魔族面前几乎毫无抵挡之力。由于人类的血液对魔族来说是最致命的诱惑,散居的人们经常成为魔族的狩猎的目标。
    后来人类逐渐群居起来,并发现唯有使用含有银成分的武器才能对自愈能力极高的魔族造成真正的伤害。他们组成自卫队对抗来犯的魔族,但因为实力悬殊,效果不是十分理想。直到巫师始祖雷尔夫研究出利用自然界的能量提取魔法的方法,自卫队的战力才得以大大提高,并在歷时数十年的激烈扫荡行动下成功将魔族驱离人类的聚居地。
    由此,人类享受了二十年的和平时期。自卫队亦经歷改革被收编成为罗德尼帝国皇室效忠的皇军,专职对付不时侵扰边境的魔族。
    这时皇军第二分队正埋伏在千里森林之中,等待伏击魔军。
    伊蒂斯已经躲在这棵树上四个小时了,魔军依然不见踪影。她的副手马克有点沉不住气,细声道:“都已经迟了两个小时以上,情报会否有误?”
    “不可能,艾力的情报一向很准。”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一点也搞不懂皇室到底在想些什么。”马克忍不住低声抱怨。
    按照艾力的情报,魔王奥德里奇将在今日派遣一队亲卫军从千里森林潜入罗德尼帝国。故此,皇室随即下令伊蒂斯率领皇军第二分队赶赴当地设下埋伏,务求将潜入的亲卫军一网打尽。
    埋伏入侵的敌军当然是正常的决策,问题是他们埋伏的地方离帝国很远,反倒离魔族聚居地永夜深渊只有十公里的距离。先不说这个距离会让他们在出现状况难以及时获得增援,更重要的是真的有必要在这么远的地方开始设埋伏吗?
    偏偏他们的伊蒂斯队长虽然被称为开国以来最强的女战士,本人却是一个没有城府的人,对皇室和高层只有满腔忠诚,丝毫没有想到这件事极为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果然,伊蒂斯皱了皱眉,说:“马克,你太多话了。”
    马克的顾虑其实也是她心中的顾虑。这里离魔族的地盘太近,容易传召增援,实在不利他们作战。
    可是这是皇室的命令,她不得不遵从。
    “是。”马克也只能在心里叹息。
    又过了一会,两百米开外的地方突然传来动静。
    他们立刻按计划行动,从四方八面袭向那些魔族。
    然而在看到敌人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吓得血液冻结。
    魔王竟然在这里!伊蒂斯紧盯着站在前方那个黑发的高大身影。魔王很少亲自上阵,上阵七年来她也只见过他两次,而且每次都大败而回。
    这次他们有叁百人,魔族那边只有五十人不到,人数上的碾压,他们可能赢吗?
    魔族很快就摆出了迎战的姿态,想来他们应当是预料到他们的突袭了。埋伏对于这些嗅觉异常灵敏的魔族来说果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很快,他们就陷入在一片撕杀之中,血腥的气息漫延在空气之中,使人晕眩。
    伊蒂斯才刚砍下一个魔族的脑袋,另一个就又要凑上来。混乱中,她注意到魔王根本没怎么动过,甚至自始至终都掛着一副意义不明的微笑。
    该死,他居然还没出手。
    这时马克抓紧机会溜到她身边,说:“队长,这样下去,我们不是对手。”
    她也知道,可是贸然撤退的话,他们也未必能身而退。现在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先清除魔王身边所有的爪牙,他们才有一线生机。
    就在他们快要解决掉一半的亲卫军时,魔王突然出手了。他仅是向四周释放了一点魔力,就已经把部份战士压逼得想要拋下武器逃跑。
    伊蒂斯观察了一下她的部下,他们脸上恐惧的表情让她清楚知道这次他们没法打了。
    可是,他们是她带来的,她至少要让他们逃出去。
    她快速地向马克打了暗号,让他在听到指令后立即带领其他人逃跑。马克立刻心领神会,脸上却露出犹豫的表情。
    于是她迅速结印,变出两条巨大的火龙左右直扑向魔王奥德里奇。
    “就是现在,跑!”她大喊道。
    战士们立刻往后方撤离,马克往后望了她背影一眼后,也狠下心离她而去。
    他们必须保住性命才能对得住她的一番苦心。
    奥德里奇擅于用风,对应付火魔法不是十分有利。儘管如此,他还是只跟火龙纠缠了一会儿,就把它们用狂风吹走了。伊蒂斯除去几个想袭击她的嘍囉,瞄准时机提起手上的刀狠狠往魔王砍去。
    他灵敏地侧身避开并立即闪到她的身后,用魔力变出藤蔓将她的四肢缠紧拉开。
    这些藤蔓异常坚实,让她根本无从挣脱。
    “该死!”她闭上眼睛迎接死亡的一刻。
    二十五年的人生,到此为止了吧?
    巴奈特家的恩情,看来她是没办法再还下去了。
    谁知奥德里奇只是用迷术将她弄昏,并没有当场把她杀死。
    “伊蒂斯,游戏时间结束,现在你是我的了。”
    看着失去意识的伊蒂斯,奥德里奇下意识地舔了舔唇。
    ————————
    大家好~
    ————————
    公历586年,经历了一百四十年混战的巴洛大陆逐渐形成了由人类、妖族、魔族组成的叁股主要势力。当中以人类建立的罗德尼帝国与魔族之间的冲突最多,妖族则倾向采取偏安政策,只有少数不安份的妖怪选择出来捣乱。
    人类与魔族之间的仇恨可从混沌初开说起,当时人类虽然人数众多,却相当弱小,在魔力强大的魔族面前几乎毫无抵挡之力。由于人类的血液对魔族来说是最致命的诱惑,散居的人们经常成为魔族的狩猎的目标。
    后来人类逐渐群居起来,并发现唯有使用含有银成分的武器才能对自愈能力极高的魔族造成真正的伤害。他们组成自卫队对抗来犯的魔族,但因为实力悬殊,效果不是十分理想。直到巫师始祖雷尔夫研究出利用自然界的能量提取魔法的方法,自卫队的战力才得以大大提高,并在历时数十年的激烈扫荡行动下成功将魔族驱离人类的聚居地。
    由此,人类享受了二十年的和平时期。自卫队亦经历改革被收编成为罗德尼帝国皇室效忠的皇军,专职对付不时侵扰边境的魔族。
    这时皇军第二分队正埋伏在千里森林之中,等待伏击魔军。
    伊蒂斯已经躲在这棵树上四个小时了,魔军依然不见踪影。她的副手马克有点沉不住气,细声道:“都已经迟了两个小时以上,情报会否有误?”
    “不可能,艾力的情报一向很准。”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一点也搞不懂皇室到底在想些什么。”马克忍不住低声抱怨。
    按照艾力的情报,魔王奥德里奇将在今日派遣一队亲卫军从千里森林潜入罗德尼帝国。故此,皇室随即下令伊蒂斯率领皇军第二分队赶赴当地设下埋伏,务求将潜入的亲卫军一网打尽。
    埋伏入侵的敌军当然是正常的决策,问题是他们埋伏的地方离帝国很远,反倒离魔族聚居地永夜深渊只有十公里的距离。先不说这个距离会让他们在出现状况难以及时获得增援,更重要的是真的有必要在这么远的地方开始设埋伏吗?
    偏偏他们的伊蒂斯队长虽然被称为开国以来最强的女战士,本人却是一个没有城府的人,对皇室和高层只有满腔忠诚,丝毫没有想到这件事极为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果然,伊蒂斯皱了皱眉,说:“马克,你太多话了。”
    马克的顾虑其实也是她心中的顾虑。这里离魔族的地盘太近,容易传召增援,实在不利他们作战。
    可是这是皇室的命令,她不得不遵从。
    “是。”马克也只能在心里叹息。
    又过了一会,两百米开外的地方突然传来动静。
    他们立刻按计划行动,从四方八面袭向那些魔族。
    然而在看到敌人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吓得血液冻结。
    魔王竟然在这里!伊蒂斯紧盯着站在前方那个黑发的高大身影。魔王很少亲自上阵,上阵七年来她也只见过他两次,而且每次都大败而回。
    这次他们有叁百人,魔族那边只有五十人不到,人数上的碾压,他们可能赢吗?
    魔族很快就摆出了迎战的姿态,想来他们应当是预料到他们的突袭了。埋伏对于这些嗅觉异常灵敏的魔族来说果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很快,他们就陷入在一片撕杀之中,血腥的气息漫延在空气之中,使人晕眩。
    伊蒂斯才刚砍下一个魔族的脑袋,另一个就又要凑上来。混乱中,她注意到魔王根本没怎么动过,甚至自始至终都挂着一副意义不明的微笑。
    该死,他居然还没出手。
    这时马克抓紧机会溜到她身边,说:“队长,这样下去,我们不是对手。”
    她也知道,可是贸然撤退的话,他们也未必能身而退。现在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先清除魔王身边所有的爪牙,他们才有一线生机。
    就在他们快要解决掉一半的亲卫军时,魔王突然出手了。他仅是向四周释放了一点魔力,就已经把部份战士压逼得想要抛下武器逃跑。
    伊蒂斯观察了一下她的部下,他们脸上恐惧的表情让她清楚知道这次他们没法打了。
    可是,他们是她带来的,她至少要让他们逃出去。
    她快速地向马克打了暗号,让他在听到指令后立即带领其他人逃跑。马克立刻心领神会,脸上却露出犹豫的表情。
    于是她迅速结印,变出两条巨大的火龙左右直扑向魔王奥德里奇。
    “就是现在,跑!”她大喊道。
    战士们立刻往后方撤离,马克往后望了她背影一眼后,也狠下心离她而去。
    他们必须保住性命才能对得住她的一番苦心。
    奥德里奇擅于用风,对应付火魔法不是十分有利。尽管如此,他还是只跟火龙纠缠了一会儿,就把它们用狂风吹走了。伊蒂斯除去几个想袭击她的喽啰,瞄准时机提起手上的刀狠狠往魔王砍去。
    他灵敏地侧身避开并立即闪到她的身后,用魔力变出藤蔓将她的四肢缠紧拉开。
    这些藤蔓异常坚实,让她根本无从挣脱。
    “该死!”她闭上眼睛迎接死亡的一刻。
    二十五年的人生,到此为止了吧?
    巴奈特家的恩情,看来她是没办法再还下去了。
    谁知奥德里奇只是用迷术将她弄昏,并没有当场把她杀死。
    “伊蒂斯,游戏时间结束,现在你是我的了。”
    看着失去意识的伊蒂斯,奥德里奇下意识地舔了舔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