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捡来的忠犬超想上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也可以
    乌寻霜从浴室出来,就看到简清欢站在门口,神色黯淡,连眉头都少见地微微蹙起。
    “怎么了?”
    乌寻霜出声询问。
    上了高中后他的性格越来越乖巧,鲜少在她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
    简清欢神色未变,依旧是一副奇怪的模样。半晌摇了摇头,拉着乌寻霜的手让她坐在沙发上。
    “我帮你吹头发。”
    简清欢声音发闷,动作却十分温柔,取过吹风机,仔细地帮乌寻霜吹着头发。
    如瀑般的黑丝,柔顺地搭在肩头,在骨节分明的手指尖逐渐褪去水汽,又顺着指缝滑落。
    乌寻霜这几年下来早已习惯了简清欢事无巨细地代劳,坐在沙发上任由他摆弄。
    简清欢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
    柔软的指腹时不时滑过头皮,蹭着耳垂,让乌寻霜不知不觉又升起那股怪异的感觉。
    这次真的间隔太久了,她竟然因为这样一个小动作就觉得难耐。
    简清欢很快就帮乌寻霜吹干了头发,收起了吹风机。
    “现在已经快九点了,你要出门?”
    就在乌寻霜打开衣柜挑外套的时候,简清欢却站在了门口。黑色的双眸盯着她。
    卧室里还没来得及开灯,只有客厅的灯光从简清欢身后投射进来,映得他的表情晦暗不明。
    “我跟朋友有约,晚上不回来了,你锁好门不用等我。”
    乌寻霜说得漫不经心,拿出要换的衣服才注意到简清欢还站在门口没有走。
    “我要换衣服。”
    语气没有多大变化,态度却是不容拒绝。
    “姐姐。”
    简清欢却没有理会她的逐客令,反而向前一步靠近了她。
    “我看到你的短信了…对不起。”
    乌寻霜抬头看向简清欢,他嘴上说了对不起,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多抱歉,反而眉头紧蹙,看上去莫名怪异。
    “所以呢?”
    乌寻霜挑眉,不解。
    她不懂他想做什么,但显然不是来道歉的。
    简清欢垂眸避开乌寻霜的注视,半晌才又抬起头,只是看上去还是没什么底气。
    他一直很害怕乌寻霜不高兴,若是平时,她语气硬一点,他都会心慌。
    可是想起那条短信上的内容,他没办法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他在发抖,不光是人,连声音也在微抖。
    “别去…”
    几乎用尽了这辈子所有的勇气,简清欢上前一步,伸手把乌寻霜整个人紧紧搂进了怀里。
    “别去…行吗。”
    鼻腔中瞬间满是少年身上清冽的草木香。
    她们用的都是家里同样的东西,那独特的气味也相同。
    乌寻霜被简清欢整个人圈在怀里,有些失神。
    刚才还想着他长大了,现在看来是真的长大了,已经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她整个拥入怀里了…
    “你先放开我。”
    她平静地开口,隔着衣服,能明显地感受到他的身体在听到她开口的一瞬间紧绷得更厉害了。
    可是简清欢不愿意放开,听见这句反而将她搂得更紧了。
    微热的脸颊埋进她的颈窝,每说一个字,就呼出滚烫的喘息喷洒在她的肌肤上。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姐姐,求你了,别去,我也可以...”
    “清欢。”
    乌寻霜打断他,伸手顺毛似的在简清欢头发上摸了两下。
    “乖,放开。”
    清冷的声音,带着意外的安抚效果,意外地让少年心中的那份焦躁有了一丝丝的平缓,也让理智一点点地重新建筑而起。
    简清欢眸中水光闪动,半晌轻轻松开了怀里的人。
    “清欢,我说过不会抛下你。”
    乌寻霜拉起简清欢的手,握在掌心,语调中带着一丝少见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