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空白(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3含着豆腐脑舔奶子爽得狂喷 po18 a r.co m
    “……唔唔……”
    细滑的豆腐包裹奶尖,陌生的触感降临在敏感的隐私部位。
    随着他的吮吸,硬挺的红珠搅碎顺滑的凝结物。
    鼻尖好像嗅到了豆子的香气。
    梁小慵的手臂直直地绷起,撑在他的肩头,掌骨发白,如同抵御的姿态,抵抗这奇特难言的感觉。
    比被他用舌尖勾弄更难耐。
    她清楚地知道他含着什么,一种全新的、陌生的介质挑弄着她的私处,无由来的,她觉得正在被第三者操玩,淫液一瞬间破口而出,从抵死缠绵的交合处淌下。
    “呜呜……”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om porn8.co m
    小腹痉挛,阴蒂主动探出肉芽,努力在他的小腹上磨蹭,试图缓解连绵不断的性欲抽搐。
    细碎的白色从乳缘淌下,她的剧烈动作让豆腐被搅得更碎。
    丁兰时喉结一动,咽下。
    “……有奶味,”他低声,仰起头,把糖水残余的舌尖挤进她的牙关,“你尝到了吗?”
    “哼唔……快……快一点……”
    梁小慵无暇回答,从颅顶迸裂的刺激感,与始终停在穴道里的性器,静默地释放性吸引,简直要把她逼疯。
    “说爱我。”
    他咬着她的下唇,轻轻地碾磨。
    梁小慵的眼尾渗出泪液,双眼紧闭,把他牢牢地隔绝在视觉之外。
    “说爱我……就说一句,一句就好。说完我就狠狠操你,好不好?”他的手覆上小腹,盖住隆起的形状,“就三个字……你想要多快,就多快……插烂你的小骚逼你也可以。宝宝,主人,医生,说一句吧,说爱我……求你了。”
    他用力地按下小腹。
    刺激感如电乍然掠过全身,叫她惊叫着,浑身一颤,应激似的跳起来。所幸龟头还卡在她的宫腔里,只是险些从他的腰上掉下去。
    她喘着气看向他。
    琥珀色的里瞳中央,被撕裂下一大片,汩汩淌出透明的液体。
    梁小慵感到心脏被扼住。
    她的呼吸、她的爱欲、她的理智都在此刻被看起来很真切的那些脆弱水滴扼住。
    丁兰时最会骗人。
    她想。
    他曾经对她也一样好,转头,仍然能轻易地利用她。
    他是她心脏上的一条疤。
    只要想起他,便要摸一摸心口,揭开鲜血淋漓的伤痛,时刻警醒自己,不要再做傻子。
    可是……
    好真啊。
    他好像真的爱她。
    毫无底线的爱像一团虚幻的光,炽烈、滚烫,可以把她燃成一捧飞灰,也可以一直为她而燃。
    她感觉自己的视线变得模糊,脸上与他一样,发潮。
    她用力地咬紧下唇,狠狠地推他,“做不做?——不做就滚出去!”
    “丁兰时,”她的胸口剧烈起伏,发泄似的吼回去,“我不爱你,我讨厌你,我恨你!如果你再逼我——”
    “对不起……对不起。”
    他兀地抱紧她,嘴唇颤抖地去触碰她的。
    “我不提了……不要再说了,对不起。”
    他哑着声,埋在穴肉间的阴茎开始快速地顶弄,在泛滥的淫水中发出啪啪的声响。
    “嗯……嗯啊……”
    情绪激动的血液还未凉却,被他倏地大开大合地操起来,心跳几乎要从口中蹦出去。
    而丁兰时似乎把所有的情绪都贯入她的身体,椅脚在大理石地板疯狂地敲打,笃笃笃,像机器在她的媚肉间绞戳。
    几番操弄,随着温凉的精液与滚烫的淫水喷出,两个浑身赤裸的人都冷静不少,彼此依偎在一起喘息。
    衣服散在餐桌边,丁兰时捡起衬衫,披在她的身上,将她拥紧一些。
    精液团在她的小腹,阴茎尚没有拔出,仍然堵着。龟头偶尔翘起,刮弄穴壁,引得梁小慵软臀颠了颠。
    “你……”她喘着气打了他一下。
    丁兰时亲了亲她的脸颊,“先吃早饭,还是先洗澡?”
    “……洗澡吧,”她趴在他的怀里,声音低两度,合着些叫喊后的沙哑,“身上黏黏的。”
    “好。”
    他抱起她,脚步却一顿,“今天的事,对不起。”
    梁小慵在他怀里扭了扭。
    汗津津的皮肤彼此相贴,她拨开贴在后背微湿的发尾,当作没听见。
    丁兰时垂下眼睑,注视她片刻。薄唇微抿,重新抬起脚步。
    路过卧室,里头忽地传来手机铃声。
    丁兰时抱着她走近声音源头。
    梁小慵伸出手臂,拿起手机,是医院的主治医生。他每周都会汇报梁知成的身体情况,这周也不例外。
    可这回没来得及讲寒暄的开头,那边已经激动地喊起来:
    “小姐,梁先生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