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某古早校园文中的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十五)
    要么,非云是个变态;要么,是真的不能再真了,这个世界果然很奇怪,湖中的朋友果然不是你的幻想!
    你的死期是哪一天来着?好像就是下下个星期吧!
    你虽然一直都相信,但是每次出现能够确认的事件,你都会感到一层新的惶恐,要不要转班?要请假吗?会被退学吗?……冷静!时间还没有到无法转折的地步。
    你要远离非云,现在你已经不再和他同桌,这是好兆头,说明剧情线已经有所改变了!你也不能再拉f4其他人的仇恨值了,你必须要谨言慎行,苟过这两个星期。
    是这么打算,但是你的注意力总是莫名跑到非云身上,就像是他美貌的脸和引人遐想的裙内会自动的占钻进你的大脑,直到下课铃声响起。
    你的心情有些糟糕。本来计划的练习题一点都没有做,没有改错,甚至昨天的计划也没有完成,你竟然就这样对着数学模拟试卷的第一道选择题呆坐了一整晚。还能补过来吗?你只能回家熬夜完成它了。
    晚上家里的车会来接你回家,你借由完成作业的借口推迟了20分钟。你今晚可以去东湖见你的朋友。
    连均居然在教室门口等你。
    “你在等我吗?”
    “不然呢。”他熟练的拿起你的书包,迈开长腿。
    你把他拉回来,“什么意思啊,我回宿舍睡木板床吗?”
    “不管,我就要把你绑回去,你可以睡我的床,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啦,我也申请离宿了,要回家住,所以我和你一起走。”
    连均爽朗的笑起来,神采奕奕的眼睛好像藏着星光,丰富的感染力让你也不禁带上了微笑。
    “所以明天我也会等你一起吃饭哦,明天下午也是,晚上也会来找你,周末也会来找你,可以吗?”
    他的尾音还带了点恳求,你怎么会拒绝一只小狗呢,“当然可以了!”
    意思是你们还是朋友!你的心里开了一朵高兴的小花,你以为你说了冷漠的话,连均也会用冷漠回敬收回善意,你忘记了连均无论何时都是这样的热情。
    你感动到张开双手抱住他,他有力的双臂也揽住你,然后你意识到在人来人往的走廊搂搂抱抱,实在是引人注目。
    就算是表面上的两个男生也很奇怪,你快速的放开连均,拉住他的手走下楼梯,连均乖乖跟着你。
    “校门口的停车场不是走那边吗?”
    “对了,忘记说了。我今晚要去见湖中的朋友,我想去趟东湖,你和我一起吗?”
    “肯定的呀!”他像是怕被抛弃那样牵紧你的手,又后知后觉的问:“东湖?”
    “我们学校不是只有一个西湖吗?”
    “对,但是东边也有一个湖。”
    “可是,学校的地图上从来都没有写过有东湖啊。”
    “不是学校造的那个人工湖,可能是自然形成的,因为比较荒凉所以被遗弃了。”
    你熟练的借着月光走入缺少路灯的灌木小径,
    “你有市篮球比赛请假出去比赛那天,我读完了《湖中之门》的上部,那晚下雨了我撑着伞突然想到处走走,就找到了那个湖,也遇见了湖中的朋友,好像之前都和你说过了,就是东湖,我是从东教学楼的方向走的。”
    “真的吗,你有去过西湖吗?你不会把方向搞错了吧。”连均很怀疑。
    “待会儿和我去不就知道了。”
    连均把这当成了冒险,兴致勃勃。你们在逐渐漆黑的草丛里开路,但就是走不到路的终点。
    “我就说没有东湖吧,一点水流声都听不见。这里应该就是一片没开发的森林。”
    你迷路了,本来很清晰的方向很熟悉的路,都变得不一样,你越走越觉得,不是这里。
    因为它不想见连均。
    你的心里突然冒出这样的声音。
    它不会对不相信它的人阐开心扉。
    你停下,“要不我们回去吧,今天月亮不够亮,太暗了。我找不到路了。”
    “那我们明天再来?”
    “以后再说。”
    “好,不过要怎么走回去来着?”
    黑暗的森林似乎更黑暗了。
    “我给保安打电话就可以了,还在学校里面,别担心,能出什么事啊?”连均一向乐观,把手机的手电筒关上,开始打电话。
    一道白光打在你们脸上。
    “你们怎么在这里?”带着纪检部的狮徽红色袖章的学生拿着手电筒照向你们,她仔细的检查你们身上的衣服和脸部,才靠近你们。
    “太好了!同学,我们迷路了。”
    “学校学生在晚上十点之后不能在学校逗留。你们不看校规吗?”
    你解释说:“已经十点了吗?我们下课是九点半,想到处走走散心的,没注意看时间,对不起。”
    连均解释说:“我们想看看东湖。”
    那位纪检部学生加深了审视的目光,“学校没有东湖。”
    连均看向你:“我就说没有吧!”
    你偷偷踢了连均一下让他别乱说话,“……应该是西湖,是我搞错了方向。”
    纪检部学生把你们带回教学楼,又送你们出了校门,告诫般对你们说:“如果有异常的情况发生一定要立刻通知老师,或者联系纪检部,绝对要在十点钟之前离开学校,要记住,团结是我们最大的武器!”
    目送她离开,连均才在耳边你说,
    “哇,那个女生刚刚看我们的眼神好严厉。纪检部的人都是这样的吗?高二的时候,当时纪检部的部长还来问我要不要加入,但是我成绩不够高被刷下来了,还好没加,他们的工作氛围一定很紧张!”
    “嗯。”
    连均注意到了你的失落,他拍拍你的背,“怎么了?”
    你叹了口气:“没什么。今天晚上没有看到湖中的朋友,有点可惜。”
    “但是我在啊,我也是你的朋友,我在啊!”
    这已经很难得了,连均现在已经不再和你争执你的精神问题,即使他并不明白你的困扰,他也在努力的理解你和你口中的朋友。
    “我知道,谢谢你连均,你是沉子莘的好朋友,所以我才会觉得孤独……偶尔希望有一个可以理解我的人出现,能明白我的想法和我有同样的想法,我也好想要一个朋友,所以……是我太贪心了吗,但是我真的感到很幸运能认识你,连均。”
    你零碎的话就像谜语让他费解。
    “意思是,你会孤独吗,就算我一直在陪着你,也好像永远都走不进你的心里吗?听起来好难过啊……”
    “啊啊啊啊我不懂!”他抱住你,头埋在你肩上,像晒着太阳午睡的狗狗那样温暖,“但是我好想让你开心。”
    你突然意识到,
    即使不能相互理解,他依旧爱和尊重你。
    即使不能相互理解,我们依旧能爱和尊重彼此。
    你贴着他毛茸茸的脑袋,听到了加速的心跳声。那是你的心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