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圈外人(BDSM 1V1 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特殊服务(舔穴+被肏到脱力)
    她期待地接过杯子,这是一杯充满气泡的、刺激味觉的、酸涩美味的……威士忌可乐。
    “我其实在期待大都会或者教父之类成熟一点的鸡尾酒。”她有些无语地看向沉清。
    沉清同样端着一杯充满气泡的软饮,但颜色要浅得多,呈金黄色,透过轻薄的杯壁能看见被冰块挤压到边缘的柠檬片。
    “相信我,碳酸饮料加烈酒能让你迅速快乐起来。”他低下杯口碰了碰她的酒杯:“干杯!”
    “干杯!”
    冰冷的液体流入喉咙,可乐绵密的气泡刺激她的感官神经,清爽中有些柠檬的酸涩,回味却是充满草本芬芳的浓厚香气,稀释了威士忌特有的泥煤味。她眼前一亮,感受到因工作而失去的快乐重新回到了自己体内。
    “还不错吧?”沉清笑着看她的表情,知道她一定喜欢。
    “嗯,我真的很快乐!你的是什么味道?”她好奇地接过沉清的杯子,喝了一口,失望地发现这只是可乐兑雪碧。“你不喝酒吗?”
    沉清摇摇头:“两个人里面总要有一个人清醒吧。”
    “那也是,待会就拜托你载我回家了。”
    沉清点头,心想:今晚谁都不会回家。
    见她迅速地将所剩无多的酒一饮而尽,他走向吧台:“你好,来一杯尼格罗尼。”
    明亮的红褐色液体在射灯的照耀下美艳无比,让冰球也透出晶莹动人的琥珀色。
    他将酒杯递给她:“这杯要慢慢喝。”
    入口是强烈的苦和辛辣的刺激口感,浓郁的芳醇香气随即占满了她的感官,与预想的不同,后续出乎意料地清爽,她爽快地将灼热的液体吞下,留下苦与甜在喉间。
    她微张开嘴缓和酒精的灼热感,一颗冰块却强硬地塞进她的嘴里。沉清叼着冰块,用唇将冰块推进她的口腔。强烈而熟悉的草本香味令他迷醉,工作日一丝不苟的她染上了和自己一样的气味,让他产生了完全占有她的控制欲。
    “唔……”她从他强硬的吻中挣脱出来,含着冰块,双眼泛起了雾,呼吸凌乱地看着他。他又在她湿润的唇上落下细碎的吻,近似引诱地呢喃:“想不想更快乐一点?”
    因酒精作用已经不太清明的大脑在美色的引诱下停止了工作,她咽了一下口水,神使鬼差地点了点头。
    沉清忽然站起身,走出门口,又从大门走了进来。他和她视线相交,在她疑惑的眼神里走到她身边,开口搭讪:“小姐,我能坐你旁边吗?”
    李智彬忍不住轻笑出声,她抿了一小口酒,收拾好表情,一脸正经地说:“当然可以。”
    沉清在卡座坐下,介绍自己:“我叫沉清。”
    “Chole。”
    “Chole小姐,你今天心情不好吗?”
    她瞥了他一眼,轻飘飘地开口:“是啊,有个混蛋爽约了。”
    沉清明知故问:“你们原本要去做什么呢?”
    她轻啜着红褐色的酒液,挑衅般望着他的眼睛:“做爱。”
    “既然他没来,可以考虑一下我吗?”他冒昧地牵起她的手,放在紧绷的腹部,带着她抚摸线条分明的肌肉。
    她的手游移到他宽阔厚实的胸肌,指甲刮弄羞涩小巧的乳头。她捏了捏饱满的肌肉,问:“多少钱?“
    沉清噎了一下,无奈地接过她的剧本,随口说了个价格:“两百。“。随后将她半搂进怀里,骨节分明的手指挑逗地滑下她的脊椎,又来回反复。
    她笑得开朗又无辜,装作思考的模样享受他的讨好:“嗯……我不确定耶,那个人更便宜一点。”
    “我保证物超所值。”借着灯光昏暗,他大胆地将她的手覆在已经勃起的阴茎上,隔着粗糙的牛仔面料,她抚摸着温热而熟悉的轮廓,还在前端的位置刮了一下,没有错过他隐忍的颤抖。
    “你满意吗?”忍受着她的逗弄,他沙哑着嗓子询问。
    “普普通通。如果你能提供别的服务……我会考虑一下。”她轻咬下唇,发出足以明显的暗示。
    他勾起嘴角:“我明白了。成交。”
    无需更多思考,带着稚气的眼睛微弯,她将剩下的酒液一饮而尽,从钱包里抽出了两张百元大钞,豪气地塞进他的裤兜,脚步踉跄地挽着这位刚认识没多久的“陌生人”走出了酒吧。
    刚走到车旁,她就迫不及待地向身边的男人索吻,散发着酒气的吻让他一阵恍惚,近似疯狂地回应着她,两人靠在车门上失态地相拥,手在对方背上摩挲爱抚。
    “去开个房行不行!“路过的行人低声咒骂。
    动作一顿,李智彬忽然扑哧一笑,快乐传染给沉清,他也不受控制地闷声笑了起来,两人乐不可支地抱成一团,最后沉清把她抱在怀里,低声说:“上车,我带你去个地方。“
    车沿着热闹的江边往前开,直至走到寂静无人处,稀疏的灯光与月光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水面,勉强点亮一小片黑暗的世界。他们牵着手走下河堤的背风处,谁也没有说话,沉默地漫步在粗粝的路面,发生沙沙的脚步声。
    “Chole小姐,我在这里为您服务好吗?“她忽然听见身边的男人开口询问,冰冷的秋风吹散了她的醉意,她羞耻得不敢开口回答。
    见她不做声,沉清将她推到江边的栏杆旁,让她整个人靠着栏杆,随后半跪着蹲下身去,让她的长裙覆盖他的脸。
    李智彬慌张地僵硬站着,裙下的男人色情地摩挲她光滑的大腿和臀部,轻浅的吻从脚踝一路往上,最后有些冰冷的手指强硬地掰开肥厚的阴唇,温热柔软的双唇覆住了已经湿润的孔缝。
    “啊……!“她浑身一颤,弓起腰身。
    隔着轻薄的内裤,高挺的鼻尖和柔软的唇瓣暧昧地来回磨蹭着已经充血胀大的阴蒂,舌尖舔舐流出淫液的入口。听见她凌乱的喘息声,他将女孩早已湿透的内裤褪到腿边,双手用力将阴唇分开固定,让胆怯的阴蒂完全展露在他的眼下。他恶作剧般用牙轻咬已经完全打开的阴唇,灵活的舌尖用力地快速舔弄挑逗阴蒂,带着女性幽香的咸腥液体打湿了他的下颌,甚至一路滑落至他紧绷的喉结。
    不断累积的快感让她整个人都瘫软下来,抵住栏杆,享受他的服务。她掀起裙子,无力的双手抚摸他的后脑,看着他舔弄自己最私密的地方。秋风冷冽,她被激得打了一个冷颤,衬得下身的温度更加炽热。沉清深陷在她汁水淋漓的软肉中,清明的双眼仰视着她,为了让她看清动作而故意夸张地逗弄挺立的阴蒂,随后舌头抵住微微收缩的穴口,钻入紧闭的柔软甬道。
    紧密贴合的穴肉被滑腻的软物层层推开,他的舌头插入到最深处,费力地顶弄褶皱粗糙的敏感点。熟悉的酸胀感和巨大的心理快感让她头皮发麻,她的嘴巴微张,连呻吟声也发不出来,只是无声地喘息着。双目垂下,他仍然仰视着她,舌头色情地打圈搜刮内壁的每一寸,让凹凸不平的内壁舒展开,随后拔了出来,专心舔舐阴蒂。总是带着温柔笑意的薄唇被她的淫液打湿,抵着小穴像接吻般紧贴着吸吮,发出啧啧的水声,阴蒂被温热的口腔含住,从保护中剥离开,无助地承受着舌尖快速而有力的舔舐。
    她喘息急促,修长的手指插入他的黑发,战栗着按着他的头往自己下身送,腰肢小幅度挺动迎合他的侍奉。脆弱的阴蒂被逗弄得不住颤抖,肥厚的阴唇将他整张脸都覆住,刚被侵犯过的小穴猛然收缩,比以往更强烈的快感贯穿她的脊椎,眼前一片空白,她失神地大张着嘴,僵硬的身体机械般抖动,失禁似的喷出大股透明的液体,浇在他尽责的唇上。
    高潮过后她无力地倚着栏杆,无法聚焦的双眼看着沉清站了起来,脸上满是她的液体,就连衣服也被沾湿了一片。沉清舔了舔唇,带着咸腥气味轻轻吻了她一下。
    “Chole小姐,还满意我的特殊服务吗?”
    她呆呆地任由他的大手将她的上衣和内衣往上推,在寒风中揉捏她饱满的乳肉和挺立的乳头。他低下头舔弄敏感的乳尖,手在她的下体摸了一把,将粘液涂在另一边未被照顾的乳头,指尖熟练地揉捏玩弄。
    刚经历过高潮的身体敏感得不像话,她满脸潮红,像抱孩子一样将他的脑袋抱在胸前,让他肆意玩弄自己的身体。她的手被他引导至已经勃起的性器,她笨拙地拉开拉链,手指爱抚着泌出透明粘液的前端。
    她刚要脱下他的内裤,手就被按住了。她有些疑惑地抬头看,就听见沉清含笑的声音:“我们去车里。”她惊呼一声,就被他拦腰抱起。她缩在他宽阔的怀里,无比期待即将发生的一切,又羞红了脸不敢抬头。
    车门打开,他将她放下在宽敞的后排,抬起卡扣将座位放倒,低下头就去亲吻她。
    “等等……车门不关上吗?”
    他死死地将她按在座位上,亲吻舔弄她的乳尖,含糊地说:“不关,就让别人看。”
    沉清一拍她的屁股,命令道:“转过去趴着。”
    她顺从地趴倒在汽车座椅上,屁股对着车门的方向高高翘起,湿润的下体感到一阵寒意。富有弹性的臀肉被男人向两边掰开,暴露在冷风中,尽管深夜的江边一个人都没有,但她仿佛看见了正有人视奸着她的下体,羞耻得用手抱着脑袋不肯起来。
    巴掌“啪”地落在白皙的臀部,在寂静的夜里发出巨大的响声。她隐忍着抖了抖身体,却没有等到第二次鞭打,反而是不断往外溢出淫液的穴口被滚烫的硬物抵住,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整根插入侵占了她的身体。
    “啊……老师!”带着醉意的双眼恍惚地睁开,男人掐住她的脖子,强迫她看向车窗。在车窗的倒映里,男人粗鲁地骑在她身上,狰狞的性器在已经松软的甬道里大开大合地肏干,他快速挺腰抽插,硕大的前端猛烈地撞击敏感点,撞得她说不出完整的话,只能发出支离破碎的呻吟。来不及闭合的穴肉又被强硬地肏开,红肿的花穴吞吐着尺寸惊人的性器,摩擦中发出淫秽的啧啧水声。
    敏感的身体过快地达到了高潮,小穴猛然绞紧,沉清惩罚性地拍打高高翘起的臀部,干脆整个人都趴在她身上,下身耸动抽插不停,上半身紧贴着汗水淋漓的她,手伸到她的身前粗暴地玩弄阴蒂。
    “老师……我,不行了,求求你放过——啊!”  青筋暴起的阴茎凶狠地顶着她的G点,男人的手又不容拒绝地打圈揉搓着她的阴蒂,未曾停止的高潮让她没有喘息的时间,她哭着求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话就又尖叫着到达极乐。
    她瘫软在沙发座椅上,被动承受着男人的攻势和源源不断的快感,高潮时便无力地呻吟,其余时候无神地微张着嘴,任由口水痴痴地滴落。她脱力的模样引得沉清的施虐欲愈加强烈,他肆意摆弄着她的身体,抓着头发将她翻了过来,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接受肏干。
    这个姿势更方便了他玩弄她丰满的乳首,他含住已经红肿的乳头,手口并用地揉捏撕咬,下身继续凶猛地往上顶弄,让她白皙的乳肉也跟着抖动。他将脸深埋在她的胸前,手托住她的臀部迎合自己的撞击。他失神地感受着她完全的包裹,听见她隐忍的呜咽声,在又一次她紧环着他的头,尖叫着高潮之后,他的性器也在她紧窒的腔道里剧烈颤抖,喷出积攒已久的白色液体。
    两人的性器紧密地连接在一起,一时间车内只能听见彼此急促的呼吸。车门外隐约传来汽车呼啸声,又飞快远去,让狭小的空间只剩下沉默。
    沉清将疲软的性器拔了出来,让她侧坐着窝在自己胸前。他低头,将温热的唇贴近她湿润的眼,亲吻苦涩的眼泪,与她交换温柔又绵长的亲吻。
    缠绵的一吻结束,她的双眼已经恢复清明,疲惫不堪的身体仍然酸软无力,但紧绷多日的压力被性事释放,让她神色轻松了许多。
    沉清抚摸她的脸,问她:“感觉怎么样?”
    “太累了,不值这个价。”她无力地支起上半身,说着就要从他的裤兜里夺回嫖资。
    沉清好笑地放任她的动作,让她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她的动作下又慢慢胀大。
    “……应该你要给我钱。”她无奈地吐槽,手却温柔地爱抚着他的性器,随后将已经完全挺立的阴茎夹在柔软的乳肉中,上下套弄磨蹭。
    她放浪地直视他隐忍的双眼,伸出舌头舔了舔龟头。
    沉清悠闲地享受她的玩弄,看了看表,心想还有时间,待会还能在上班前睡一会。随后苦笑,和她在一起久了,也染上了她的工作狂作风。这既务实又疯狂的感觉,他并不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