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子每天都在被偷家(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新婚夜上(微h)
    是夜,南陵国世子府内的热闹已落下帷幕。
    今日,是姜唤月的大婚之日,遣走侍女后,静谧的房间内独留她与未来的夫君二人。
    姜唤月低垂的头悄悄抬起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只见他剑眉星目,面如冠玉,虽然气质冷冽但耳根淡淡的红色已经出卖了他紧张的内心。
    她的面庞也忍不住烧了起来,攥紧了自己的双手。
    女子的婚事皆不由己,她少时也曾幻想过未来的夫君是何等模样,也忧虑过父母将自己随意嫁给丑陋不堪的男人。如今见了眼前的男人的模样,心里那颗高高悬起的心也放了下来。
    若是世子这般容貌气度的人,倒,倒也不是不行。
    她的内心千般百转,对面的男人心里也不好受。
    祁容本身是世子身边的贴身侍卫,负责保护世子的安危,眼中除了练武就是练武,可前些日子世子突然被定下了一桩婚事,世子厌恶自己这桩被左右的婚事,更不想与素未谋面的妻子行周公之礼,素让他代其与这女子圆房。
    祁容看向眼前面若娇花的女子,此刻的她已卸下妆容,如清水芙蓉般引人采撷,从未与女子亲近过的他,蓦地想起了进门前看的交欢图册,身上不禁燥热起来,看到眼前女子的娇羞转而想到世子的命令,他既替她难受,又为即将发生的床事抱歉,喉咙干涩道:“抱歉。”
    “没,没事。”姜唤月喃喃道。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抱歉,只以为是怕马上要唐突了自己,头低的更深了。
    祁容抬起手,将女子的衣服一件件脱落,直到仅剩下的肚兜,将她姣好的身材显露无疑。
    高耸的胸部将红色的肚兜撑得鼓鼓囊囊,祁容心下诧异不已,这世子妃穿上衣物只觉身段纤细,生怕碰一下就碎了,没想到胸前之物却极为傲人。
    他咽了咽喉咙,手中的速度却毫不下落,姜唤月只恨不得将头低到地里,双颊如同火烧云一般热烈。
    “啊”姜唤月轻叫一声,只见男子一只手在快速解落她的肚兜,一只手已经覆在了她的胸前。
    很快,一只手变成了两只手,都毫无预警地盖住了两只柔软的白兔。一种酥酥麻麻奇怪的感觉从尾椎骨传来。哪怕是姜唤月自己,都很少触碰这个地方,而今却被一个陌生的男子紧紧握住。
    祁容的脑子在覆上的那一刻已经开始炸开了,哪怕是面对最棘手的敌人都没有现在这般无措。
    好软,好舒服。他从未想过,女子身上居然有如此软嫩可口之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用力地去感受手下的柔软之处!
    这双白兔在他手里颤颤巍巍的跳动,一双手根本无法全部覆盖,剩下的乳肉都争先恐后的从他指缝间逃出。
    祁容身为长期练武之人,手上自然有练武留下的茧子,此时抚摸在胸上只会给姜唤月带来更大的刺激,粗糙不平的手面一遍又一遍揉搓着,那酸痒之感让两颗沉睡的茱萸也悄悄绽放了起来。
    祁容眼睛一亮,感受到手下两颗圆滚滚的红豆似乎在揉搓之下变得又大又挺,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物一样,轻轻的捏了一下,惹得身下之人颤抖后一阵嘤咛。
    他好像玩上了瘾,轻捏了左边一下,转而又轻捏一下右边,而后又一起重重揉捏起两颗红豆。
    不仅如此,祁容还试着俯下身子舔舐了起来,直把左右两颗果子舔的又大又亮,而后又不停的吮吸,撕咬。
    姜唤月早已觉得身体已浮在云端之上,飘忽不定,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随着压在身上的男人的舔舐,她感觉自己的身下似乎流出了淡淡的水渍,顿觉难堪,悄悄收拢了双腿不想叫他发现。
    这微小的动作自然逃不过祁容的双目。
    从一开始,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看着她随着他的一举一动将身子软成了一滩水,心中早已升起难以言喻的满足感,见她收紧了双腿,猜想着时间差不多了,就立刻摸向了花心处。
    果不其然,那里已如泥泞一般湿润,看着妄想逃过的女人,他没忍住拍了下她柔软的臀部。
    松开那被玩弄的可怜泛红的双乳儿,手指顺应着水流的方向寻找花缝之处。
    不够,还不够,远远不够,祁容摸着她的私处想到,他要让她所有的情动都由这潺潺水流体现出来,因此越发凶猛迅速地揉捏着女子最娇嫩的花蕊。
    “别,轻、轻一点啊”姜唤月忍不住蜷住了身子,无法适应他双手带来的刺激,只能呜咽着求饶。
    “撒谎。”祁容看着被淫水浸满的双手低声道。
    忽而,他碰到了一处细细的花缝。找到了,祁容嘴角向上抿起。
    他尝试着用手轻轻塞进去,却发现那处花门紧闭,用手进去简直是寸步难行。好紧,他不禁看向藏在衣物下的勃起之物,这儿真的能容得下他的欲望吗?
    祁容不动声色地将手指往里做扩张,姜唤月只觉体内突然伸进了一个异物,下意识将它夹住。
    本就狭窄的通道更加难以进出了,“别夹。”祁容的另一只手捏了下她的乳珠警告道。
    可姜唤月从小被疼爱着长大,现下只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哪里肯再听他的话,不仅没放松,反而夹得更狠了。
    祁容眸中的欲色渐深,此刻也顾不上怜惜身下的女子,将第二根手指也狠狠插了进去。
    “啊!”姜唤月再次颤抖了一下,只觉得下腹胀痛难耐,委屈的直掉小珍珠,双目含泪地看向身上的男人。
    可男人却无视了她的眼泪,再次将第三根手指伸了进去,不仅如此,还恶劣的在里面抽差玩弄花穴。
    直到他觉得扩张的差不多了,祁容便迅速褪下了衣物和亵裤,将自己狰狞的欲望赤裸裸释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