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子每天都在被偷家(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7彻底浇灌(h)
    “世子妃想要什么,说出来,在下可以满足您。”祁容继续引诱道。
    想要什么?想要他插进来,可这话姜唤月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紧咬着牙关侧过头去。
    她的反应,在祁容意料之中,指望她对他坦诚,祁容摇了摇头,本就不该抱有希望。
    于是他不再询问,将自己憋了许久的肿胀性器直接释放了出来。
    硕大的圆胀龟头顺着湿润的花穴直接顶了进去,然后,整根没入。
    “你,你快出去啊!”姜唤月没想到他会自作主张突然进来,哭哭啼啼道。
    “是吗?”祁容佯装要退出的样子,将性器往外撤出。
    姜唤月听他这么一说,下意识将那性器绞紧缠住,不让它出去。
    祁容瞬间头皮发麻,那昂扬的欲望被绞地死死的,无数张小嘴吮吸住不让它往后撤退,寸步难行。
    “可是,世子妃的小穴告诉我,她想我进来。”祁容意味深长道,接着就顺应那些不舍的媚肉猛的往里一推!
    “啊,啊!祁容你混蛋!”姜唤月此刻的身体敏感的不行,这一来一回分明满足了她的渴望爽的不行,可嘴上就是不愿饶人,翘起嘴非要说出伤人的话“祁容你没用!你个废物!你根本伺候不爽我!”
    “啊啊啊!”她叫唤的越狠,祁容越发觉得自己不够用力,根本不屑去用那些技巧,只用最原始的方式在她里面横冲直撞。
    这还不够,祁容越看越觉得这张一开一合的红唇可爱又可恶,恨不得叫它发不出这些让人不喜的话。
    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低下身子将那翘起的红唇含在了嘴里。
    “唔唔...”姜唤月瞪大眼睛,怎么也不到怎么会突然这样,她气的用手抓向男人的后背,这点力气在精壮的男子背后只堪堪留下几道红痕。
    她又用舌头妄想顶开覆在上面霸道的嘴唇,那灵活的小舌不安分地扫向他的唇瓣,更激起了祁容的胜负欲,无师自通地也探出自己的舌头往那小嘴深处伸去。
    姜唤月越是躲,他越是用力吮吸这红唇,只觉得香软无比,还带着她身上特有的甜味,尝上了瘾。
    他用舌头浅浅勾住那张牙舞爪的小舌,狠是搅动了几番,而后在她口腔中的每一寸地方都留下他的味道。
    姜唤月被吻的窒息,想狠狠咬下下他的唇当做报复,却在实施前的一刻被捏紧了下颚骨,粉碎了这点小心思。
    祁容松开嘴,牵出些许细长的银丝,报复性地用牙齿轻轻啃噬她柔软的唇瓣“别动这些小心思。”
    随后又狠狠亲了几下,把那红唇蹂躏的又红又肿。
    放过了这红唇,祁容又趁着她瘫软无力之际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部剥光,那洁白的肌肤上遍布着他昨日留下的红痕印记。
    他顺着这些印记一一吮吸过去,身下的性器也毫不留情地在穴内撞去。
    他像一个开拓疆土的战士,致力于开凿这片从未有人开垦过得花穴,一点一点研磨,格外有耐心,无论面对怎样的阻拦,都毫不犹豫地往更深处行驶。
    “唤月,”这是祁容第一次没叫她世子妃。“告诉我,现在肏你的是谁?”
    姜唤月早就被肏得眼神迷离,哪里分的出神回复他的话。祁容不满她的反应,低头往那莓果处狠狠齿咬了几下。
    “啊!”疼痛让她清醒了几分,含糊不清地说“祁容!是祁容!”
    不知怎的,祁容对这个答案并不十分满意,并没有放过她,继续换一处莓果撕咬,还腾出了一双手上下挑拨之前的那红果子“谁!是谁!”
    姜唤月被顶的椒乳晃动,下意识回复“容哥哥,是容哥哥在肏我!”
    祁容顿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得到了这个回复,连胯下的性器都停在了这一瞬间。
    姜唤月刚以为她瞎猫碰上死耗子得到了正确的答案,却惊惧地发现自己体内那肉棒似乎比之前更加肿大了几分,祁容被刺激的更加兴奋,将这性器直直捣向了花心最深处。
    那一刻,祁容感受到了强烈的射意,尽管他万分想将这股浓精狠狠射进身下女子的体内,却不想重蹈昨日的覆辙,准备撤出射到体外。
    谁知姜唤月也感知到了他的想法,瞬间死死绞住想要后撤的性器,让祁容整个人一哆嗦,那股浓精直接都向花心处喷涌。
    祁容被她的举动愣住了,不禁问出口“你这是?”
    姜唤月不爽的偏过头,她当然早就明白为何他昨日固执射在体外,因为他根本不是真正的世子!
    但世子又不要她!找别人干她,又不让别人射给她,不许她怀上别人的孩子,维护自己的尊严,有这等好事吗?
    她到不在乎孩子,但她就是不想让谢临那厮如意!
    她不说话,但这沉默就是默许,。这种无声的邀约无异让祁容格外雀跃,那埋在体内的性器迅速复苏起来,顺着这又多又浓的精液顺畅无比地继续耸动起来。
    这个晚上,他射了很多次,每一次都狠狠射进了她的贪吃的嫩穴里,一晚上都没拔出来,将性器和花穴紧贴不留一丝缝隙,把精液堵得严严实实,也把她整个人都浇灌地彻彻底底。
    ————————
    小黄文女主是不会怀孕哒,所以本文为了刺激都是内射的,请勿代入现实哈。唤月女鹅也不会生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