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子每天都在被偷家(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0左胸上的桃花印记
    寂静的夜晚,在树林深处窜动着一只急速的身影。
    白狐寻着模糊的记忆前往西处奔跑,一向淡漠的瞳孔隐隐闪过一丝急切。
    找到了!它欢快地停下了步伐。
    白狐眼前树立着一棵高大的树木。那棵树木相比较其他而言,枝干更为扭曲,树干上的碧绿狭长的叶子形状颇为奇特,叶片上的锯齿又多又密。
    白狐跃起来扒拉了几下,那树上便哗啦啦飘下不少树叶,它俯身轻嗅了下,眼神亮了亮,就是这个了!
    白狐叼起几片叶子开始飞速往那群人类搭的奇怪帐篷处奔去。
    它拼尽全力奔跑,不多时便到了自己想去的地方。此时已是深夜,除了轮岗的守卫,其他人皆已入睡,白狐一边悄悄绕过那些守卫的视线,一边在嗅着空中残留的气息找到了姜唤月所在的帐篷。
    在账外,白狐吐出了叼了一路的树叶,爪子亮了亮,那些叶子即刻焚烧殆尽,帐篷周围的人皆陷入了昏睡之中。
    白狐寻找的那棵树名为魂乡树,此树的叶子用灵火焚烧效果与人类所用的迷魂香无异,闻到的人都会失去意识陷入昏迷。
    白狐抓了抓耳朵在外面等了片刻便悄悄掀起帐帘往里窥去,看见里面的女子沉睡在塌上后,才放心大胆地走了进去。
    白狐溜进去后直接蹦上了姜唤月的床榻,它围着她转来转去不知在想什么,看着她身上盖的薄被,爪子痒痒的,忍不住伸爪把碍事的东西都挪走。
    唔...碍事的东西好像不止一件,薄被给踢到了一边,可身上还有一层睡衣阻隔着,白狐不得章法的把这贴身衣服扒拉开,将隐藏在里面的白嫩的双乳给放了出来。
    好像对了!白狐心里隐隐有些得意,但撇到那衣物上的杂乱抓痕,又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地接着将其往一旁推去。
    此时的姜唤月酥胸露出了大半,白狐抬起前爪试探性地想覆上,距离白兔几寸时,它突然歪了歪头,停住了。
    它看了看自己毛茸茸的爪子,虽说它是一只开了智的灵狐,自然不会让尘世间的污秽之物粘上它爱惜的白毛毛上,但是就这样直接摁上去,总是有一阵心虚。
    不对,它拧了拧眉头,这个女人还想杀了它呢,自己为什么要顾忌她的想法?白狐甩了甩头,强迫自己不要想这么多。
    它再一次抬起前爪试着直接按下去。可在就快要接触到那心心念念的白乳前,它又停了下来。
    耸立的耳朵软趴趴地瘫了下来。
    啊啊啊,好烦啊,白狐看不懂自己的前爪了,觉得它不是自己身上的一样,都不听从自己的使唤了。
    白狐叹了口气,身后的尾巴躁动地晃了起来,认命般地跑下床,绕着帐内跑了一圈,找到了一盆清水,将自己的爪子都放进去洗了洗,洗到一半它还玩性大发扑腾扑腾地溅起一阵小水花。
    过了会,白狐得意地看着自己洗好的、干净的、湿漉漉的爪子,这下总没问题了吧!
    它又哒哒哒地跳回姜唤月的床上。白狐上了床,偷偷把爪子报复性在床单上狠狠蹭了几下,而后吹了口气,被打湿的毛毛立刻变得干燥蓬松起来。
    一切就绪,白狐小心翼翼将前爪伸了出去,终于碰到了那心心念念的白兔。
    好软!白狐的瞳孔忍不住竖立起来。
    白狐好像得到了一遇到玩具的孩子,两个前爪交换着蹭一蹭、踩一踩眼前的酥胸,简直爱不释手。玩了许久后,它终于想起了自己来这的正事。
    白狐抬起残留着酥软触感的前爪,昏暗的账内瞬间显现出一种炽热的火红色,它将此刻赤红色的前爪毫不犹豫地按在了姜唤月的左胸上!
    “啊”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姜唤月还是忍不住疼出了声,她眉头紧皱,额上止不住地冒出冷汗。
    白狐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没有停下输送灵力的动作,而是加快了速度。
    片刻之后,账内恢复了黑暗,白狐的爪子也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左乳上。
    此刻姜唤月的左乳上赫然浮现出一朵血红色的桃花印记,鲜艳无比。而然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朵桃花的颜色渐渐淡去,直至完全消逝,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
    白狐看着这朵桃花已经完全印入她的体内,松了口气。
    它看向外面逐渐变亮的天色,知道到了自己该离去的时刻,它把女子的衣物薄被尽力恢复了原状,而后白狐又想了想,趁着最后的药效时间跑出去叼了几朵颜色好看的花放在姜唤月的身侧。
    末了,白狐用鼻尖蹭了蹭她的脸庞后,看了她最后一眼后,才不舍地离去。
    ————————
    其实你不是狐狸吧,你是狼,是色狼......
    明天竹马就出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