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假如爱有时差(骨科兄妹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9 一碗泡面(大h)
    陈嘉早晨睡醒,在床上饿的头晕眼花,闻到周一凡在外边煮泡面,味道闻起来香的要死。
    陈嘉穿着睡衣、厚着脸皮,径直走出去,站到饭桌旁。
    周一凡看到她走出来,在饭桌正襟危坐地问:“想吃吗?”
    他语气严肃的不像是要分泡面,而是要分家产。
    奈何陈嘉知道吃人嘴短,只能点点头。
    周一凡又说:“那你别生气了”
    陈嘉气笑了:“一顿方便面就想打发我?想得太美了吧?”
    周一凡:“那你想让我怎么样?”
    陈嘉脱口而出:“给!我!舔!脚!”
    周一凡听到无语:“你爱吃不吃,饿着吧”
    然后伸手准备把刚刚给陈嘉拿的碗筷收起来,陈嘉赶忙扑上来,想要抢回去。
    兄妹二人从小抢夺的东西可太多了:
    小到水果、遥控器、冰棍,
    大到压岁钱、座位、空调、电脑。
    每次结局都是把陈嘉气哭,周一凡才贱贱的把东西让出来。
    这次也不例外,兄妹激烈争夺中,周一凡突然停下来,眼尾一红地说:“你扣子开了”
    陈嘉低头一看,睡衣的五个扣子,只剩下最底下的两个还系着,里面柔软的粉色嫩肉,若隐若现。
    陈嘉立刻低头骂了声臭流氓,准备转头系上。
    比她手更快的是周一凡的大手,直接伸进衣服缝隙,握住了妹妹的软肉慢慢揉捏。
    周一凡实在是太了解妹妹的敏感之处了,他用指甲轻轻的掐陈嘉胸前那一团敏感的粉色,乳尖立刻挺立起来。
    陈嘉瞬间没力气挣扎了,可能也湿了,也闹够了累了,迎了上去。
    周一凡坐在凳子上,陈嘉坐在他腿上,两个人坐在饭桌旁抱在一起接吻,对方的身体既熟悉又陌生。
    周一凡左手箍住陈嘉的腰,右手进入了陈嘉的体内,他的手指缓慢的进出,带出来很多的透明蜜液。
    周一凡低头问陈嘉:“想要哥哥操你吗?”
    陈嘉没有说话,只看见妹妹因为动情而发红的脸,眼睛含水的看着自己。
    周一凡把陈嘉放在饭桌的一角,掰开了她的双腿呈m型,看见她腿间湿润泥泞的那一片蜜穴,兄妹又到了结合为一体的时候了。
    已经做了很久的前戏,但周一凡进入的时候,能明显感觉到陈嘉很久没做了,陈嘉紧了好多、更敏感了,像当初他们第一次做一样。
    陈嘉又想叫又害羞又不敢出声,甚至不敢看他。
    只有兄妹的客厅很安静,只有陈嘉小声的呻吟和周一凡抽动带来的隐隐的水声。
    在饭桌上陈嘉只能保持一个姿势,双手支在桌子上,张开双腿,看着周一凡猛烈的进进出出。
    妹妹羞着脸不敢抬头看他,同时身体摆出最淫荡的姿势,敞开腿迎合他肆意的插撞。
    兄妹太久没做了,陈嘉又太动情了。
    周一凡看着妹妹刚刚发育好的胸,又红又挺的乳尖,随着自己的操弄有规律的晃动,双腿间的粘液,顺着她大开的双腿慢慢流到了饭桌上,越流越多。
    眼前的画面太刺激,周一凡差点没忍住射出来。
    两个人还没有戴套,甚至没有准备套。
    周一凡想到刚刚复合、恩爱无间的父母,不舍地从陈嘉体内抽出来,走向了父母的卧室,打开他们的床头柜,果然有套套。
    周一凡戴上后又坐回椅子上,抱起陈嘉的屁股让她直接跨坐在自己身上,对准后整根没入,硕大的龟头径直抵达妹妹的最深处。
    真是太久没做了,陈嘉一下子被猛烈的填满,缓了一缓才适应,开始慢慢的摇动屁股。
    眼前的妹妹晃动的胸,一搭一搭的撞在周一凡胸膛上,实在是太刺激了。
    他双手掰着陈嘉的臀肉不断用力,速度越来越快,很快陈嘉就到达了高潮。
    妹妹下面不停收缩的的甬道紧紧地绞着他,周一凡忍了又忍,千钧一发之际抽了出来,扯下了套套,又把陈嘉头摁了下去,射在了她的脸上。
    陈嘉又气又羞,骂了句死流氓,就走到厕所洗脸。
    两个人洗完穿好衣服,客厅又恢复了寂静,气氛又变得诡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