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央求残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4:隐误
    「现实是种託辞,我无法接受你口中的这类的藉端,至少??说一个让我心甘情愿放弃你的理由,好吗?」李文沁先是深呼吸,语调中如此难熬,甚至带着一丝的惆悵,儘管他愤恨不已,攥紧了拳头,但是他也不打算再多做什么了。
    p.s.要是我的爱慕,给予你无形的压迫,让你不得不回避,甚至逃离,那么我还不如就此收手,只是,我想??自己大概永远也爱不了其他人了,因为没人可以让我爱得这么难熬,却甘之如飴。
    *
    「你在做什么?」
    陈维新傻憨地望着曾怡馨,一看见曾怡馨拉开了门,他立马从文艺社前的地板站起身,一把拉起了身旁的灰色斜肩包。貌似,陈维新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曾怡馨拉开门的那一瞬间,所以他才坐在门前守岗。
    「等你呀,不然呢?」陈维新拍了拍臀部后,站直了身子,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丁点的曾怡馨。或许是因为昨天的告白,所以他今天看见曾怡馨,才会如此忐忑不安,甚至有抱持着一种期待,不过今天看曾怡馨,又觉得她变得更加可爱了。
    没有理会陈维新的话语,曾怡馨直接转身迈向大门口的方向,毕竟她知道和陈维新多说什么,也无法解决什么。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无感的人,却对着自己说喜欢。在这种简单的高中生活里,似乎就会掺杂些情感纠纷,不然就不是校园生活了。
    对于曾怡馨的举动,陈维新早就习以为常了,所以他只是憨笑着,然后跟随在曾怡馨那意外迅速的脚步后。他看着她前行的背影,明明自己只要一个小动作,就可以将她拥入怀中,或者是把她拉向自己,但是他忍住了。
    两人的脚步声非常的契合,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极端的默契,当曾怡馨抬起右脚时,陈维新就举起了左脚,一人一步地穿梭在寂静地廊道,更加凸显了他们之间的无形联系。
    「陈维新!」曾怡馨停下了脚步,咬紧牙关的转过身,对着一脸单纯的陈维新怒吼着。她无法忍受陈维新紧跟在自己身后,毕竟,他再怎么跟下去,她也无法回应他的感情。明明她昨天就已经跟他说得很清楚了,而他也对自己说了声知道了,但是此刻是什么整人游戏,是要强逼自己面对着他吗?
    「在!」陈维新顽皮地举起了手,模仿着教官与学生的戏码,玩味的笑容更让曾怡馨气愤,但是陈维新不以为然的直视着她。不管是她生气的模样,她大声斥责的模样,她不爽的指着自己的模样,她恼怒的皱眉模样,她严肃地拒绝自己的模样,她无奈地给予自己回应的模样,还有诸多的模样,这些他全都很喜欢。
    「喂??你到底想说什么?」不知道是不是看见了陈维新装傻的样子,曾怡馨也不愿意再一次说些什么狠话了,她扭了扭右脚腕,两隻手紧捉着后肩包的背带,抿了抿双唇,不解地注视着距离自己三、四步的陈维新。
    「没有啊!只是想说顺道送你去公车站!」陈维新咧嘴而笑的说道。
    “不要这样笑??啊”曾怡馨撇开了头,转向了另一个方向,她真心地认为,自己无法再跟他多说什么了。到头来要是再继续耗下去,她会失去一个开朗的同班同学,或是每天与自己互相呛声的邻座,亦或是偶尔相遇会吐槽彼此的朋友。
    「曾怡馨,我喜欢你,让你很困扰吗?」没有牵制着,没有拉住她的手,没有挡在她面前,只是对着那沉默的背影大吼着。陈维新不羞涩,也不再遮掩地对着曾怡馨大喊着,把心里最难耐的话语说了出口。
    寂寞、难过的时候,可以去奢求另一个人的温度,享有着另一种奢侈的特权吗?
    原是准备逃离的脚步,不过犹豫了,曾怡馨停顿地往后一望,陈维新那直勾人心的双眼正在打量着她。曾怡馨的私慾抵制着了罪恶感,她渴求地微微张开了口,而后闭上了眼,在自己心中默想了两秒。
    「为什么是我?这么多人偏偏是我?」上下眨个不停的睫毛,遮挡着曾怡馨微浅色的眼珠子,她不愿坦然地面对陈维新,毕竟,她害怕自己会,利用陈维新对自己的感情,来摆脱暗恋与失恋带来的疼痛。
    「不做作、有话直说、大嗓门、老是摆臭脸、打人超痛」陈维新先吸了一大口气后,再吐出一大口气,他举起了手指,开始一一地细数着,当他说到一半的时候,就被曾怡馨打断了。
    「你是在呛我很三八吗!?」曾怡馨瞪视着陈维新。
    「儘管如此,却很热心、关心他人、照顾人、帮助人,总是会在接收作业单之前道谢,别人说话也会一字一句地听进,早上到校的时候会去给窗外的花浇水,顺便一提,你在课本上的即兴创作也很有趣!」
    「你什么时候看见的?!」本应该感到有些欣慰的曾怡馨,但听到陈维新的最后一段话后,她面红耳赤地指着陈维新。
    「一週前??,所以,没关係。」陈维新第一次露出了苦笑,他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不自觉地叹了一声气后,再一次抬起头来,对曾怡馨露出一抹傻笑。虽然,知道自己会被曾怡馨拒绝,但他从没想过,她喜欢的人是自己哥们,不过这也情有可原,毕竟李文沁这么优秀,又有着一张秀气的脸蛋,不喜欢也很难。
    「你知道我喜欢??」已经完全傻愣住的曾怡馨说道。
    「李文沁,不是吗?」陈维新接续着曾怡馨的话。
    「既然这样,你还?」讶异地望着陈维新,曾怡馨完全想不出他的思维,只是觉得很莫名其妙。都已经知道会被拒绝,却还是说了出口,难道他不害怕被伤害吗?
    「喜欢,是很难藏得住,那么我还不如一吐为快。」他那抹憨笑逐渐恢復成了苦笑,嘴角已经抽蓄的下垂了,眼神带出了些许的哀愁。他知道不说出口,反而会闷在心头上,到最后只会更难受,所以他寧愿告诉她,至少她知道自己的心意。
    陈维新和曾怡馨不一样,一个是大声地讲出口,另一个则是沉默地关注着,闭口不说。两种人有两种不同的应对方式,只是谁到最后会后悔,谁到最后会释怀,没有人知晓。
    「你再继续这样,会让我利用你那份喜欢。」现在只是第一天,要是之后陈维新佔据了自己的每一天,自己是否就会习惯他的好,甚至是那种纯净的笑容,但是她不能自私地伤害着他。
    「那就尽情地利用,说不定到最后,你会喜欢上我!」以陈维新的腿长,他跨个两步,就来到了曾怡馨的身旁,之后拉起了她的后背包的拉带,一个劲地往校门口直衝。
    “陈维新,你到底是憨,还是傻?”曾怡馨无奈地被陈维新硬拉着,所以也只能没有选择地往前奔跑,她真的可以这样,让他带着自己走出寂寞难受吗?
    **
    「你叫我帮你追到杨瑀唯?」李琴璇一脸讶异地看着,昨天给自己沙拉的男大生,也就是这一个此刻站在她面前,且恳求自己的学长,他的名字叫鹿枫啟,是电机系大三生。
    「拜託!」鹿枫啟双手合掌的请求李琴璇,语调上充满着哀求,稚气的神情完全不符合,他这种看似运动型的男孩。
    李琴璇观望了一下周围,她感觉到许多视线,被鹿枫啟的大嗓门引来,所以她先是闭上了眼,想要与世隔绝一下,毕竟她真的很讨厌麻烦事,不过事情都这样了,她也不能直接地拒绝,眼前这一个为情所苦的人。
    「我帮你,不过你的音量先压低。」李琴璇比着一个嘘的手势,谁叫鹿枫啟的肺活量这么惊人,要是不刻意压低的话,感觉距离两三百公尺的人,都可以听见他所说的话,再加上,她可不想再无故地招来更多的关注。
    虽然知道杨瑀唯本来就很多人追了,她人娇小又可爱,再加上一头蓬松的短发,给人就是一种清新明亮的印象,理所当然的会有很多追求者。只是,李琴璇实在不明白,眼前的鹿枫啟有着帅气的外貌,和令人称羡的身材比例,这种条件应该不需要她的协助,那么为何还要请求她帮他追到杨瑀唯?
    「谢谢你!」这声量真的是会震破李琴璇可怜的耳膜!
    “真的是麻烦一个。”无奈地望了一下窗外,李琴璇实在无法想像,自己此刻被逼到何种处境。
    不过既然已经说要帮鹿枫啟了,那就要说到最到,李琴璇可不是那种会随便反悔的人,所以她立刻展开行动了。在走廊的另一头,李琴璇一眼就发现了自己的好麻吉,她想也不想,直接给鹿枫啟一个眼神,示意了一下。
    「杨瑀唯,这是鹿枫啟,我进阶微积分的报告伙伴。」李琴璇指着鹿枫啟,然后微笑地望着杨瑀唯,在她心里可真希望,能尽快摆脱这一个麻烦,越快越好。
    「你好,我是杨瑀唯。」理应上的回答。杨瑀唯一说完话后,就准备拉着李琴璇去下一堂心理学课了。从这样快速的反应看来,杨瑀唯对鹿枫啟一点感觉也没有,甚至是一丁点的来电也没有,真的是一个残念。
    「鹿枫啟刚好跟我们一样,他待会也要上心理学,所以就一起走吧!」李琴璇把握着适当的时机,讲着一点也不伤良心的谎话,为的只是迅速将这两个人凑成一对。
    「是啊!」鹿枫啟露出阳光般的笑容说道。
    「好啊,一起走吧!」无所谓的腔调从杨瑀唯口中传出,她甚至完全没有看鹿枫啟一眼,只是微笑地望着李琴璇,紧勾着李琴璇的左手臂。
    “是场硬战??。”读透心理学的李琴璇,一眼就能看出,杨瑀唯完全不把鹿枫啟放在眼里。不过,李琴璇对于自己周边的感情问题,和与自己有亲暱关係的人,她丝毫不理解,这也就是俗话说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对别人而言,李琴璇是旁观者,但是在自己的生活中,她却是位当局者。
    不到五分鐘的慢步,三人就来到了心理学的用课教室,当他们准备踏入教室时,有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甚至还一把捉住了李琴璇的右手臂,因为她的左手臂正被杨瑀唯死命地缠着,所以这一个人,只能理应地扣着空闲的那隻手臂。
    「李同学,下午好。」那双佩戴着坠饰的耳垂,还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嗓音,再加上会这样叫她的人,就只有一个了,所以李琴璇完全不用想,就能知道是谁了。
    「又是你!?」护着李琴璇的杨瑀唯,对着霍骏昇大吼着,她不敢想像这一个男人拼命地纠缠着李琴璇,最近不管是几时,都可以看见他在大学里游荡着。
    「老师,我借走了。」霍骏昇无视杨瑀唯的高音攻势,对着教室里头的赖教授挥了个手,而后一把拉住李琴璇,把她从一个矮小的护卫手中抢走。
    霍骏昇迅速俐落的手段,让一旁的鹿枫啟讚叹不已,甚至有点羡慕。
    「霍先生,你是想让我毕不了业吗?」李琴璇死命地在霍骏昇的手中挣扎,她完全没有意愿,被他如此无礼地拉出校园,不过不管她再怎么甩手,霍骏昇依旧不松开握住她的右手掌,宛如已经紧黏在她的手臂上了。
    「这样就毕不了业的话,我就只能说你还需努力。」霍骏昇无理取闹的行径,再加上轻蔑的语调,这证明说他这一个人,根本完全没有在思索,他带给李琴璇的影响,他只是把自己想做的事,全部做一遍就对了。
    无缘无故地被强迫走出校园的李琴璇,此时正充满着怒气,盯视着眼前的罪魁祸首。
    「你是一个麻烦。」李琴璇瞪视着霍骏昇,她现在愤怒的神情,实在是经典中的经典,平淡的表情,但是却带着浓浓的杀气,还有那双寒气凌人的眼睛,目前就只差,没对霍骏昇来一个暴力行为了。
    「不过,我可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麻烦。」回头瞄了一眼李琴璇,霍骏昇轻笑了两声,他在心底承认自己已经被她迷住了。每一句话说完后,有另一个人替你接话的感觉,真的很愉悦。
    ***
    李文沁撑着雨伞坐等在公寓前,担心地按压着手机,不过没有任何讯息,或是未接来电的显示。刚刚去书店里,却没有见着李琴璇,所以问了一下老闆,结果得知李琴璇和一个男人离开了。
    “所以,你喜欢??他,是吗?”他的前额抵着膝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如此畏惧的时候,儘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也许她哪天会离自己而去,但是从未想过会是这么快速。在下雨天中孤身一人,有种落魄感??。
    弟弟的角色,只能当弟弟吗?不能演释其他角色吗?剧本上又没有规定一个人不能饰演多角,亦或是你规定的?
    雨滴从伞上的锥头,啪嗒的一声,雨珠轻易地落在鞋头上,持续下来后,鞋头已经完全的被雨水浸湿成了深色。李文沁无心理会,浸透进脚底的冰冷雨水,只是频频地探出头,期望着自己会看见李琴璇的归来,此刻的他宛如等待主人归来的忠犬。
    李文沁接连地看着,形形色色的人走进了公寓里,唯独李琴璇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他不知道自己坐在这多久了,不过他等到午后雷阵雨都停了,李琴璇却还是没有回来。
    一直到什么时候,李文沁做了一个惯性动作,仰起头??细数着今天想她的次数。他一边想着她,一边细数着想她的次数,只是这样数下来,他只是增加了想她的次数。
    「你在这里等我?」李琴璇的声音传进了李文沁的耳里。
    一点也不戏剧性的举止。
    李文沁劈头就直接甩开手掌上的雨伞,手一伸直就触摸到了李琴璇温热的身躯,思慕的情绪让他无法控制力道,掌腹整个深陷进她的腰部,而头更不用说了,一股劲地埋进了她乌黑的长发中。
    「李琴璇,李琴璇,李琴璇??」李文沁沉闷地低喃着她的名字,温热的呼吸声串入了李琴璇的耳畔中,连同他那等待到沙哑的嗓音,一起传入了她的耳膜中。他不知道自己要呼喊她的名字几次,才能真正地感受到她就在自己的怀中,因为他好害怕,畏惧自己再也不能拥她入怀。
    “她在这,她就在这里,在自己的怀里。”李文沁不坚强,就如同每一个人一样,他也有一个软肋,所以只要一碰触到她,他就会变得非常胆小。
    「我爱你,非常爱你,爱到好怕失去你??」没有让李琴璇看见自己弱小的一面,李文沁依偎在她的颈肩处,说出一句又一句,只会对她所说的话语。
    “可以吗??我真的能被你爱吗?”其实李琴璇已经渐渐察觉自己的心,她知道自己已经慢慢的被李文沁所佔据了,要是再如此放纵下去,她只会愈来愈爱眼前这一个??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