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摆脱庶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回 初见
    清风院
    澄静沐浴完毕,只着中衣,坐在床边。
    直到听见杏儿在门外出声说:「静姨娘,侯爷到了。」才让澄静昏昏欲睡的状态,清醒不少。
    再淡定,也敌不过一刻春宵的尷尬,虽然跟青楼女子私下往来,其中最要好的淑芸,还偷偷送来了几幅春宫图,到真正面临的时刻,澄静还是心跳加速。
    门外一群奴僕,齐声喊:「恭喜侯爷。」
    「都下去领赏吧!」
    「谢侯爷!」
    金少风一脚踏进寝室,巧慧立即上前,福身道:「侯爷金安,奴婢巧慧,是姨娘的贴身丫鬟。」
    掏出一锭银子,对巧慧点点头说:「一路上,辛苦了,都退下吧!」
    巧慧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澄静,低头退下。
    屋内静默,金少风缓缓的走向澄静,心中也一边打量,比画像上的更美,看出澄静的紧张与不安,金少风牵起她的手,往桌子一坐,对她说:「肚子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
    当男人的气息充满整个房间时,澄静再也冷静不了,她感觉得到,这男人是危险的,看似温润如玉,却是充满野心的一头狼,能在不经意间,就将敌人吞噬。
    澄静拿起桌上的酒,一口吞下,想借酒来麻醉自己的情绪,金少风拦下她的手,直接将澄静抱起,往绣床去,拉下床帐,随后,一把扯掉澄静的中衣,胸前的肚兜一览无遗,澄静想逃,早被用脚牵制住,金少风靠在澄静的耳边,温柔的说:「静儿,不要怕。」
    当疼痛来袭的那一剎那,澄静的泪水却止不住,心里面头一次,对自己的命运產生怨懟,她想摆脱澄家,想摆脱庶女,想摆脱当妾的身分,她,想要自由。
    就在迷迷糊糊中,澄静似乎听见有人对她说:「我会好好待你的。」,就昏睡过去。
    卯时刚过,巧慧敲门说:「姨娘,该起身了,今天要行奉茶礼。」
    澄静想起身,就发现自己全身痠软,腰间还有一隻手环抱着她,才猛然清醒,自己已成金家妾,轻轻地摇醒金少风,小声说:「侯爷,婢妾该起来了,今日还得向夫人行奉茶礼呢!」
    「爷,您的衣物已经送来。」门外另一个声音,是金少风的小廝,金武。
    待两人都穿好中衣,金少风才吩咐下人进来。
    杏儿与巧慧二人负责帮澄静更衣洗漱,等澄静梳妆打扮好了以后,就将金武手中的衣物接手过来,要替金少风穿衣。
    澄静从未替男人穿衣,动作显得有些笨拙,越是紧张就越穿不好,金少风拖住她的下巴,让澄静仰头,两人对望。
    虽然昨晚已经同床,对澄静来讲,金少风仍是陌生人,今日才算真正看清他的面貌,澄静惊叹,这老天爷把最好的都给了金少风,家世背影无人匹敌,年纪轻轻又文武双全,连样子都一表人才,怪不得这京城里,想当他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
    澄静羞涩的低下头,金少风放开手,自己将腰带绑好,交代说:「我走了,夫人是好相处的人,不必太过担心。」,喊了小廝,就离开了。
    澄静慢慢平復情绪,头饰只带了蝴蝶流苏金步摇,衣色是淡蓝色,整体素净,反正大家都知道澄家并不富裕,她不需要打肿脸充胖子,再做最后一次检查,唤了巧慧,就往主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