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相识
    见状,方辰翰深感有趣,慕容明行为举止显见来自有教养的人家,却避开他和方辰毅这两个无品级的白身行礼。
    「不知姑娘府上何处,多次承蒙姑娘相助,回京后必请母亲登门致谢。」
    慕容明轻轻摇首,让方辰翰不必掛怀,语毕就要福礼离去,方辰翰却不似方辰毅规矩,不静静退开让慕容明离去,反而接着开口。
    「姑娘几次相助却不愿留名,若让家父和家母知晓,在下和家兄必定得受责罚,还请姑娘好人做到底。」
    方辰翰深深一揖,慕容明连忙避开,心想这人真是开元县主教出来的孩子吗?虽然她和这位姑姑交集不深,却也知她是个知礼守礼的,再回想这两日见到的方辰毅明明就是一副稳重样,不禁怀疑眼前方辰翰是否真是方辰毅的弟弟,莫不是她误会了。
    「公子不必多礼,出外人本就应互相帮忙,再者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足掛齿。」
    说完,慕容明快步离去,虽可见步履匆匆,却不见裙襬大幅晃动,显见是极重礼节的人家。
    「如何,看出什么了没?」
    方辰霖早在房里看了一会,见慕容明离去才走出。
    「应是几个公侯之家的姑娘吧。」
    京城里也有几户书香世家,虽知礼甚深,姑娘也是家教甚好,但慕容明身上却有非书香之家能教养出来的气质,若非几个公侯之家不能养出这样的姑娘。
    方辰霖点点头,既然有了方向就不难打听了。
    方辰毅听着两人对话,心中暗自点点头,看来两个弟弟真的长大了,不再事事需要人操心。
    方辰毅与方辰翰相差四岁,夏芷燕生方辰毅时伤了身子,太医嘱咐需仔细调养,威武侯夫人本就不是苛刻的婆婆,又向来喜欢夏芷燕这个媳妇,加上夏芷燕头胎就替方家生了个大胖小子,自然对太医的话言听计从,养了三年才又怀上方辰翰。
    方辰翰生下时,方辰毅已经四岁,对小婴儿感到稀奇,时不时就逗他,等方辰翰会爬会走后就成了方辰毅后头的一条小尾巴,方辰毅也习惯照看底下两个弟弟。
    如今方辰毅已成亲,妻子正怀胎四月,若不是因此次有方璟云同行,方顥轩和夏芷燕不放心仅方辰翰与方辰霖二人,担忧方璟云一个女孩子家若是出了什么事可无从补救,也不会让他丢下孕妻陪着他们一块去白家。
    接下来几天,双方没再遇上,慕容明收了心,赶在和姚平昕约定的前一日抵达万国寺。
    姚平昕见到她好好地站在面前,心头大石才真正放下,这些天她无时无刻不担心她的安危,虽明白她有护卫跟着,京城周围不会有匪徒,仍是难免忧心。
    「母妃,让您担心了。」
    见姚平昕神色,慕容明哪能不明白这几日她有多担心,不禁内疚道。
    「回来就好,玩得可开心?」
    慕容明点点头,迫不及待要将一路上趣事说给姚平昕听,姚平昕却好笑地摇摇头。
    「你不嫌累,也得先去洗漱一番吧。」
    慕容明这才不好意思地想到自己身上还穿着外出时的衣服,连忙起身。
    「那我先回去更衣,待会再过来和母妃说路上看到什么好玩的。」
    姚平昕点点头,却让她不必急着过来,就算是一路游玩仍难免舟车劳顿,好好歇一会,晚上用膳时再好好听她说。
    慕容明原仍打算换好衣服就过去,一看到床却突觉困意袭来,在躺上床的那刻不忘让人去向姚平昕说一声,才沉沉睡去。
    万国寺离京城来回不过三个时辰,其实便是现在啟程,也还是赶得及宫门下钥前回宫,不过姚平昕心疼慕容明,一方面是不捨她太疲累,另一方面也不捨她才开心游玩回来,转眼便得被关在宫里,落差太大。
    姚平昕让人先回宫报信明日啟程回京,带着君初雪去向住持告辞道谢。
    在万国寺的这几天,姚平昕习惯在下午时分到后院走走,住持知道后便让人将后院清空,虽说这其中不乏担忧她被人衝撞,不论如何总是对方一番好意,如今即将离去,于情于理都该向住持答谢。
    虽说以姚平昕的身份,她大可派人前去向住持表达谢意即可,但她想着佛门净地没有阶级之分,便亲自前去。
    返回院落的路上却遇上东华。
    「娘娘,威武侯府上的人正巧在这歇脚,听闻娘娘在此特来拜见。」
    东华、西晴、南雅、北云是姚平昕后来提上的二等宫人。
    「可知是那些人?」
    君初雪问。
    「是方大少爷派来的人。」
    那便是小辈。
    「你让人去回话,就说晚上一道用膳。」
    君初雪应是后快步离去,留下东华跟着。
    既回京又是继后,姚平昕早想明白日后的日子不会多轻松,从前因唐映涵之故,她与夏芷燕关係虽未交恶却也不热络,如今是该试着拉近双方关係,总是名义上的姑嫂。
    方辰毅请来人回覆晚间必前去赴会后,将方辰翰等人唤来,四人一屋里坐着。
    「姚贵妃派人来说晚间一道用膳。」
    方辰翰和方辰霖点点头表示明白。
    因夏芷燕的关係,方辰毅和方辰翰平时也常来万国寺,稍早抵达万国寺时,便有识得的小沙弥告知有贵人在此,询问之下方知是姚平昕。
    若不是担忧方璟云身子,他们也无须在此停留一晚,既然碰上了就没有不前去拜见的道理,方才派去的人回覆姚平昕不在院落,想是回了院落听见宫人回稟便让人前来让他们晚间一道用膳。
    「贵妃娘娘是个怎么样的人?」
    问话的是方璟云。
    方顥泽和夏芷嫣虽是威武侯府二房,方顥泽却是白身,夏芷嫣亦无誥命在身,因此方辰霖与方璟云与皇宫几无交集,不似方辰毅与方辰翰小时候偶尔会与夏芷燕一道进宫,后来年岁渐长不便出入后宫才渐渐远了。
    因方顥轩与夏芷燕的关係,方辰毅与方辰翰自小便懂得留意政治,虽知方璟云不过是好奇,却不可不防隔墙有耳。
    方辰毅淡淡隐含责备的眼神扫去,方璟云便明白自己说错话。
    「此处不比在家,你们得明白一件事,凡出门在外,不管看起来有多安全的地方,都得留神小心。」
    方辰毅正色道,三人重重点头,方璟云亦想明方才一语外传的严重性。
    威武侯府因夏芷燕之故向来与先皇后走得近,方璟云的话若传出去,极有可能被认为是威武侯府在打听姚平昕,届时威武侯府有嘴也说不清,不仅眾人会对威武侯有想法,只怕就连慕容睿与姚平昕都会做如此想。
    临到用膳时分,方辰毅时间拿捏得极好,毕竟是方顥轩与夏芷燕的第一个孩子,自是被寄予厚望用心教养长大。
    「辰毅见过娘娘,娘娘万福。」
    方辰毅领着三人欲行大礼,毕竟这算得上第一次面见姚平昕,却不想姚平昕让人将他们四人拦住。
    「在寺里,不论国礼,只论家礼。」
    姚平昕柔声说,方辰毅等四人规矩得向姚平昕行礼,这次姚平昕没让人拦下,而是等他们行礼后立即让他们起身。
    「说来都是一家人,既然在这遇上了,便想着不如和你们一道用膳,人多饭菜也用得香。」
    姚平昕笑言,算是解释为何突然邀约用膳,只不过眾人信不信便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