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朝暮[古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被死对头干到高潮迭起
    男人粗糙的大掌摸上去,竟是一大把的乳肉,甚至还没有完全握住,周暮不经想这么大的奶子,不会是个乳娘吧。
    他捏住乳头,俯下身去吸一吸,并没有出奶水。
    身下的巨物因为药性的强烈已经快硬到爆炸,他解开身上的衣物,粗壮挺立的性器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
    周暮此时懒得再猜测这女人是什么身份,他摸到她身上的亵裤,直接一把扯下。
    下一步周暮的手已经开始慢慢移动摸到了一处柔软的地方,他的手指摸在女人的阴蒂上,一股蜜水落在了他的指尖。
    周暮将女人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腰上,双手掰开肉缝,身下的大鸡巴急不可耐的抵在了可怜的花穴上。
    对准了阴道口,周暮沉下心来往前一抵,紧致的嫩肉吸附着他的龟头,周暮爽的吸了一口气,接下来他蓄力一记深顶,巨物冲破了一层阻碍直达小穴深处,随之而来的还有女人的一声哀叫。
    许朝猛然睁开了眼睛,她是被疼醒的,结果就发觉自己的面前有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在喘息,而她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裸露在外,那男人的那物还在自己的身体里缓慢的抽插。
    她反应过来想再次尖叫,却被东西堵住了嘴巴。
    周暮害怕她的尖叫引来士兵,只好出此下策,将刚刚的亵裤塞进了女人的嘴里,随后控制住她的双手,在她耳边低语:“我被人下了药,你今夜帮了我,明日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
    这是周暮能想到最好的解决办法了,先稳住这个女人。
    许朝听见耳边熟悉的声音,一时间傻眼了,她不是吩咐了人带周暮去拿解药吗,为什么他会来到自己的房中,强行占了她的清白。
    嘴巴被捂住说不了话,许朝只能疯狂扭动躯体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周暮有些不耐烦的打了下她胸前那对摇晃的大奶,威胁道:“你若是再动一下,等下我就将你投湖消失灭迹。”
    他凶狠的声音让许朝觉得已经无力回天,她委屈的想哭。
    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她只是想给周暮下药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丑,为什么他会来到自己的房中,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差池。
    周暮尽情的宣泄着自己的欲望,一个深顶  整根埋没在许朝的私处。
    许朝痛的呜呜叫,周暮却当作没听到,只专心的操干自己身下的嫩穴,大鸡巴顶进去又抽出来,来来回回的不停抽插,俩人交合处淫水滴落在塌上,好不淫靡。
    女人被操得往前挪去,周暮拉住她的双腿,往后一提,肉棍再一次重重的撞击在许朝的身体里。
    “啊!”一声娇吟,许朝嘴里的亵裤不知何时已经掉落在一旁。
    下一秒许朝的双手便紧紧的搂住了周暮的脖颈,紧咬住下嘴唇,她与周暮今夜荒唐之事,若是让外人听见便不好了  。
    被许朝娇软的身体抱住,周暮的下体又肿胀了几分,他也没想到,这催情药的药效发作,只要一碰到女人的身体,他的浑身都在焚烧,好不容易泄下去的一点欲火,又被轻易的勾起来了。
    周暮的双手握住女人的细腰,身下的动作又勇猛了几分,粗壮的肉棒快速冲撞,许朝的身子一抖,一股淫水如同尿液一般汹涌的流出来。
    许朝呜咽了一声,身下奇异的感觉让她羞愤不已,她在一些书中了解过,如若在交合时女人被干的喷水,那便是舒服了。
    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被往日的宿敌睡了,而且她还被干到喷了。
    周暮没想到身下的女人竟然如此敏感,再一通乱顶之后也抖了抖身下的巨物,精液满满当当的射进了小穴深处。
    “啊呜呜...”许朝捶打了一下男人的后背,他怎么敢射在她体内的。
    等周暮缓过神来已经是几分钟之后,他摸了把汗湿的头发躺在了许朝的身边,只是身下的那物一直没有抽出来,他就这样抱着她准备入睡。
    闭上眼睛他忽然想起还不知道身旁女人的名字和身份,准备询问时却发现她已经呼吸均匀,早就进入了梦乡之中。
    那便明日再询问她的身份吧,如若她想要个妾氏之位,他想也不是不可以给的,只要安分守己就行。
    这么想着,周暮的心里如释重负,抱着女人的手又紧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