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啊?掰直也可以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随其自然
    【请不用担心这个问题,记忆是沉浸式的,除了保有宿主的记忆和思考方式外你已经是她了,包括但不仅限于表达方式以及个人习惯】
    宿婉稍微安心了一些。
    “嗯,我醒了。”少女的声音有一点沙哑,似乎是得过伤寒又刚刚痊愈一样,少年连忙为她端来了一杯刚刚好入口的温水。
    他走到床前坐下,伸出手指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探到鼻尖试了一下,“姐姐,你感觉还好吗,没有发烧吧?”
    “没有。”少女小口地喝着温水。
    他似乎有些沮丧,坐了一会便站起身准备离开,走到门口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停顿了一会,说:“姐姐,你的病不知怎么的又加重了,又突然又迅猛……我好担心你。”
    “我知道,”少女低垂着眼眸,看不清表情,声音也很轻,“我也觉得这病来的有些突然,但现在已经没事了,阿夏,至少我现在已经好了。”
    宿婉,不,现在应该是梁婉,她低低地笑了一下,下意识地用手抚上了梁知夏的脸,寻到他的鼻子,轻轻刮了一下。
    “我……很害怕,我怕姐姐哪一天就丢下我不要阿夏了。你的病这样反复,我在想会不会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你了,所以去庙里求了个香囊来。”少年并没有拒绝长姐是动作,甚至不如说是他刻意放纵的,姐姐对外界的认识总是要依赖自己。
    “我怎么记得你是不信佛的?”梁婉问他。
    “我是不信,但姐姐不一样,你呀哪有不去试试的道理?”梁知夏这样反问她,话语间带着少年的顽皮。
    梁婉抿了抿唇,准备说点什么,却又因为一个试图起身的动作而咳嗽不止,水光滟滟眉浅如烟,因为疾病和久居室内而苍白的面颊上也漫起一抹病态的潮红。
    “姐姐,你要是想说什么说便是了,我听着呢。”梁知夏连忙帮她顺了顺气,又起身去把刚开不久的窗关小了一些。
    梁婉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想说什么。”
    她只是在想,自己能活过十八吗?即使是二八年华,对于现在的自己也尚且这一个遥远而又陌生的数字。
    “姐姐,你不相信吗?”梁知夏有些犹豫地开口,“其实我也觉得不大可靠,但既然去都去了不如稍微试一下,我明天再去求一支桃木香,以求让姐姐能够早日康复。”
    “不用,阿夏。”梁婉摇摇头。
    少年不解地看向她。
    梁婉笑了一下,耐心地回答:“阿夏,这世间的事都有它的定律,不是可以随意改变的,也许注定逃不掉,那不如顺其自然。不管未来如何,至少我们都努力过,对吗。”
    她收回望向窗外的视线,认真地看着弟弟的眼睛:“姐姐希望在将来的某一天,你的人生可以过得平坦而快乐,而我,只愿你的一切平安无忧,不受任何的波澜和困扰……即使我不在,好吗?知夏。”
    梁婉的语调非常的平静,就如同在陈述一件平凡而简单的事情,熟练的就像已经这样做过千百遍。
    婉娘终于说出了曾经没有找到时机向弟弟说出口的话,即使说话的人并不全是她,以前没想明白,后来想说些什么却再没见过知夏。
    现在说出来,心中也多了几分释然,仿佛是卸下了什么千斤重负般。
    梁婉这样说了,梁知夏当然不能说不听,只能闷闷地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他转身出了房间,轻掩上房门,面上带着几丝难掩的苦涩。
    走廊上传来轻微的放轻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日光懒洋洋地洒在屋内,虽然只是一点点,但这样的光芒对于梁婉来说已经略显刺眼,她伸出手放到阳光下。
    暖暖的,很舒心,就和这孩子一样。
    即使是哭泣也要到远离姐姐,不会吵到她的地方去,好懂事。
    常有人说孩子懂事得早是好事情,不用自己去操心,但什么年纪的孩子应该懂什么年纪的道理,不是吗?
    【宿主准备顺其自然地发展吗,按照测算,预计委托者任务完成的概率极小,除非您只是奔着活下来的最低标准,否则并不推荐。】
    【毕竟您的所作所为我们会以记忆的形式如实反馈给委托者,在她们饮下孟婆汤前。】系统意有所指的补充道。
    “我觉得我这样就挺好的。”
    “顺其自然不是两手一摊的不作为,而是竭尽全力后的无可奈何,真是抱歉,我不能认同你的观点。”
    【……是我思考不周,但请您尽快行动】
    “当然。”梁婉颔首。
    “可以帮我把窗再打开一点吗?”她突然问。
    系统没有回答,但窗就和被风吹动了一样,开大了一些,甚至还在一会后又往里了一点——它在计算最合适的大小。
    “我听到了,真是麻烦了……那么,可以再为我提供一把合适的轮椅吗?不用太高端,能飞天遁地的居家必备款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