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啊?掰直也可以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何必如此
    “阿玉。”梁婉欲言又止,最后只是稍稍叹息后接过宁玉递来的药瓶,然后看向梁玄序。
    “停,我知道这是我的鲁莽不对,但我实在是无法任由你这样的行为继续下去了——阿夏他有喜欢的女孩子啊,你会毁了他的。”
    梁婉边抬起梁玄序的下巴边温和地说。
    “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阿夏……不,还是问什么时候喜欢上与您一样的男子的呢?”她略感疑惑,而宁玉贴心地解开了梁玄序的哑穴。
    “呵,居然好奇这个吗,我的妹妹?”
    “这有什么好问的,不过是觉得很恶心罢了,母亲是,她是,你”在吐出最后的话语前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帮小姐快准狠将药瓶怼进咽喉的宁玉飞速收手,深藏功与名地站在一旁,虽然顶着乌昭这张脸干这些事还怪违和的……
    “这样吗,我明白了。等下,大哥乖哦,一下下就好了。”她似乎并不在意,甚至出言安慰。
    于是药剂被人稳妥地倒入,顺着喉咙淌进五脏六腑中。
    一剂汤药(姑且这么称呼这药剂好了)下肚,梁玄序的双瞳看起来有些涣散,梁婉看不见,但在发现他久久不语后有些担忧和愧怍地轻拍着他的面颊。
    “宁玉,这药,真的没什么副作用吗?”她问。
    “回小姐的话,至少在我看的典籍中并无服用后致人死亡的案例,就算有点也不会危及生命啦。”宁玉慢吞吞地回答。
    “这,”梁婉的话被开始动静的梁玄序打断,他睁开眼,神智已经恢复清醒。
    “您瞧,他可还死不了呢。”宁玉说。
    梁婉并不把宁玉的话听进去,只是轻车熟路拿起自己早放在床上的帕子,给梁玄序擦了擦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沾染的泥土,再开口:
    “哥,你还喜欢梁知夏吗?”这次梁婉的声音温柔的不像话,她的嗓音条件本就优越,这下更是教人听了骨都酥了半截。
    “不哦。”梁玄序的眼神清明,却思考反应地很慢,半晌才这么回复。
    “我喜欢你,婉娘。”或许是光说不够有说服力,他还牵上了梁婉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屋中顿时陷入死一样的寂静。
    宁玉是愣的,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梁婉也愣住了,于是微微低垂着头,试图用不能视物的双眼突破常理地看到自己被握住是双手,她掩饰住眸底的波澜起伏。
    “宁玉,这就是没什么副作用吗?”
    “我想这很不对。
    “竟然直接一下就跨度这么大吗?”她喃喃自语。
    “不,这绝对不对,我这就去为您找解决方案来!”梁婉的话音刚落,宁白他就和一只因话语受惊的小兽一般跳了起来,随即就要冲出门外,却又被梁婉几句轻飘飘的话强势抚平。
    “你走了,他可怎么办呢?”这是第一句。
    “还是先让乌昭出来罢。”而这是第二句。
    他怔了片刻后终于停止了脚步,缓缓转身,看到梁婉眼中无声的泪水。
    她确乎是哭了,泪眼朦胧,却又不曾脱离眼眶。
    “……我知道了。”宁玉收回一半踏出房门的脚,来到梁婉身边为她轻柔地揩干了泪,亲吻过她的眼角,然后再这样回答。
    梁婉怔怔地抚着略过轻柔触感的肌肤。
    “但……需要先等一会。”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可并不后悔,在再看一眼后快步退出去了。当然,顺带着再次被打晕的发神经一样的梁玄序。
    她怎阻拦的及呢?只能看着一切发生罢了。
    宿婉安静地摸了一下自己仍略微润湿的眼角,歪了歪头,在脑海中问系统:
    “我这样做,真的没有不符合梁婉吗?我总觉得这些行为和她完全不符。”
    「是吗?那又怎样,反正他们没意识到。」系统淡薄地回答。
    “我在想,如果真的是她到了这样……算了,何必如此呢?”定定神,她中断了和系统的对话。
    ps.
    决定接下来一周一更,每10个评论加更
    不定期掉落加更?
    补充:收回前言……是缘更状态的免费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