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啊?掰直也可以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紫砂小瓶
    宿婉结束了和系统的询问。
    在思绪回转后宿婉顿时感到虚弱起来,尤其是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难受得打紧。这让她不得不试着支起自己并且去寻找摇人的小铃。
    奇怪,她四处摸不到。
    “是在找这个嘛?”一个人的声音幽幽响起,伴随着的是小铃铛轻轻晃荡的清脆响声
    她讨厌谜语人和莫名其妙的东西,隐瞒周遭情况不报并且说话藏一半的系统也有一个算一个,真是听着就烦。
    宿婉希望站在床头的那个人能和系统一样麻溜地滚出去,但这好像并不大可能。
    她思考了一下,抬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虽然她的力气不大,但显然还是那白皙的脖颈更加脆弱——她听到了「残缺的武力值」被动触发的系统音效,比起靠所谓的还不彻底明白效果的药剂,宿婉还是宁愿信一下这个天赋的。
    “过来罢,好吗,不然我也拿不准自己会做些什么。”宿婉是带着笑意说这句话的,她浅浅笑着,略带着满意的神色。
    凄冷的月照在她的脸上。
    ……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在这吗?”
    “你最近总是待在梁家,单这点就已是很不寻常,”她抚上他的头,用力从自己腿上推开了一点。然后在缓过劲来的这一小岔子时间,问他:“是梁父要死了吧。”
    她很平静,就和说“外面的树生了新叶了。”一样随意,语调淡淡的,并无波澜。
    不知道为什么这阵子梁玄序他总喜欢往自己这来窜,冷不丁说些莫名其妙的的话,再被她骂或者实在用力地打,虽然用处不多。宿婉认为自己有理由判断他具有受虐倾向。
    为了不让他爽到,她试了一下反向的方法。
    “……这你倒是敏觉。说起来,平时可不见人会这样谈论你,很厉害嘛?梁家里温柔病弱且不可视物的娇娇二小姐。”忽略那不必要的后几句,他的话侧向印证了猜测,该说果然吗。
    “不然怎么活下来呢,难道靠着无用的美貌和娇弱的身躯,再或者懵懂无知的幼弟?”她反问。
    “……知夏他不小了。”他半天没说话,开口却又蹦出来这么句话,“不要那么看他。”他的语气有些冷淡,半带警告意味地补充,还在宿婉她的手心放上来什么东西。
    “我在他那个年纪已经着手掌管整个梁家了。”
    “那么显然你没多成功,否则他也不至于这么晚才死了。”她无所谓地摆摆手:“对知夏我又不像你爹一样对他要求那么多,我只求他一生无病无灾,平平安安。”
    “对了,这是什么?”她摸着问,似乎是一个小瓶子,手感砂砂的,有点冷。
    “是宁白哦,我的妹妹。
    “就是那个鬼魂,我把他抽出来扭碎了后放进去的,你瞧,还会发淡蓝色光……呀,忘记你看不见了,真可惜。
    “总之送你了,喜欢吗?”
    他以随意的口吻说。
    宿婉知道梁玄序半夜抽风爬起来和个男鬼一样站床头究竟是为什么了,她忽地感觉自己手里的瓶子有点烫手。
    “你给我滚出去,马上。”她柔声说。
    “啧,你把我这一片好心当什么了,我去找人,就是那个乌昭,够意思了吧?”他的声音伴随着门的摇曳声远去,在静寂的夜中更为明显。
    ……虽然也不全是为宁白,算了。
    宿婉懒得再出声去反驳什么,她安静地裹紧了自己,试图让自己更温暖一点——那个家伙没有带上门。
    梁玄序是个很奇怪的人,为什么还不找人来把他中的药解了呢,硬是这样自己受着,真是犯了疯病了,她有些疲惫地闭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