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双壁在侧(双子1v2)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6、1也是你的妻
    衡光站起来,催促说:“走吧,也不早了。”
    他朝前走几步,意识到赵宝儿还未跟上,便又转身回头,见到了令他悸动的一幕。
    夜里河水黑如墨,千万盏花灯在赵宝儿身后绽放,她双手后背,周身渡上橘黄的光圈。
    赵宝儿很美,但是衡光没想到能这么绝色。
    神恍之下,他脚步轻移,眼睛定定地看着赵宝儿明媚的脸。
    二人仅仅毫厘之近,衡光这才注意到赵宝儿唇角上的糖渣,于是他指尖抚过赵宝儿的唇瓣,“你这里,沾上了糖...”
    此情此景,不止衡光一人触动,赵宝儿闭上了眼睛。
    烟火声从远处炸响,掩盖了异样的心跳声,衡光低下头。
    糖渣的余甜在他们二人的唇舌之间兜转,情愫正剧烈膨胀着。
    “别…这里可是外面。”赵宝儿制止了衡光要拉起裙裾的手。
    他们正在一个三人合抱的大树下,紊乱的呼吸声在寂静的环境里极为突显。
    衡光将赵宝儿压在树干上,他胯间的阳具已经硬挺,哪怕隔着衣物,赵宝儿也能感受到那惊人的炙热。
    自从宫中一别,衡光便再也没有碰过赵宝儿,他充满欲望的眼睛几乎要将赵宝儿吞噬。
    抚上赵宝儿脸颊的同时,衡光突然想起那日书房阿兄说过的话:
    宝儿也是你的妻。
    赵宝儿的脸是酡粉的,眼角是绯红的,唇瓣是盈润的。
    “没事,这里不会有人来。”
    衡光再度吻上赵宝儿的唇,大手在她的身上拂动。
    轻吟声渐渐从赵宝儿的口中吐出,赵宝儿在衡光的亲吻下陷入名为情欲的幻梦,她任由衡光的手探入自己的腿间,任由它们解开自己的亵裤…
    当衡光的阳具完全没入体内,赵宝儿猛然从中醒来,纤指扣紧了衡光的肩头。
    “呼——喝——呼”衡光喘着粗气,精华尽数泄进了赵宝儿的体内。
    望着那红肿的唇,衡光喉结微动,此前那股甜味久久未能散去,驱使他情迷,和赵宝儿的唇舌缠绵。
    赵宝儿的半条腿被抬至空中,腿间汁液淋漓,衡光埋头在她的颈间,上衣半解,露出一颗酥软被衡光桎梏于掌间。
    情迷男女愈发地忘乎所以,很快赵宝儿裙裾落地,而衡光仅外衣蔽体,精壮的胸膛,狰狞的阳具一览无遗。
    “嗯啊…”
    衡光从赵宝儿身后突入,二人的姿势像野外交媾的走兽,既淫秽又奔放。
    男人吻着赵宝儿的肩头,大手置于赵宝儿的胸前来回揉捏,时不时摁住赵宝儿的小腹来一次更深入的顶弄。
    赵宝儿半眯上眼睛,身子一颤一颤的。
    她的思绪有些飘忽:总感觉夫君的需求好频繁,又很强烈…
    没等赵宝儿细想,衡光便又猛猛地顶弄,将她扯回到男女沉沦里。
    “王爷,很快就要闭市宵禁了。多亏王爷的谋略,此次的灯会虽人群冗杂,但没有什么大乱子。”
    侍从站在男子的身后,如是说。
    烟火唰唰直冲夜空,照亮了整个世界。
    面对手下发自内心的敬佩,衡光只是一再吩咐:“你再派点人手,仔细发射烟火的地方。临近入秋,天干物燥,切忌走水。”
    即是是佳节,身为王爷的他也不能松懈,反而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毕竟如此盛会可不能出差错。
    衡光不由地想到赵宝儿,在想她和阿弟在一起会发生什么。
    应该会去放花灯吧…
    想到这,衡光对手下说:“打更,让百姓们注意一下时间。”
    侍从双手抱拳,“是。”
    衡光又说:“很久没逛过灯会了…本王独自走走,你去做好清退人员的准备吧。”
    前几年的灯会,他们兄弟二人只是在王府小院里一起小酌几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