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忠的爱人(校园np)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情
    晚上八点十分。
    奢华的游轮宴厅上,沉馥珍挽着李锡元笑脸盈盈的出现在party,惹来亲故们的阵阵惊呼,还有死对头们羡慕嫉妒的模样。
    人群中的男人们也有些躁动不安,在李锡元的一个扫视下偃旗息鼓。
    沉馥珍挺起胸膛,扬起脖子让人更好的欣赏她的美貌,旁边的李锡元宛如她的奢侈品包包,也是炫耀她自身的工具。
    落在李锡元眼里就是这是只耀武扬威的小猫咪,美丽灵动。
    在这场斥巨资为沉馥珍举办的party上的一切都是她喜欢的,金雅慧龟缩在一角,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明晃晃的偏爱,独一无二的偏宠,内心的阴暗面抓挠着心脏,良知中的商量又迫使她垂下双眼不去想。
    这周的功课怕是来不及完成了。
    沉馥珍面色红润的接受着众人的吹捧,尤其是那群死对头们碍于李锡元的面子不得不皮笑肉不笑,硬邦邦的吹捧自己,她才不管她们如何不情愿,她就爱看她们讨厌她又干不掉她的模样。
    “嘿嘿嘿。”美的沉馥珍情不自禁笑出了声。
    李锡元看她兴奋到脸都红了,也跟着笑出了声。
    少女尚未完全长开,但也足够明媚艳丽,眼波流转间流露出惊心动魄的妩媚多情。
    不远处被冷落许久的几人啧舌,终于忍不住了。
    “沉馥珍xi。”
    因为父亲是华国人,幼年跟着祖父祖母长大,直到十四岁才回到韩国,沉馥珍其实对于韩国严苛的前后辈秩序不是很感冒,前辈身份所有用的特权在她看来没有家世重要,仗着家族的地位,过人的美貌经常不用敬语称呼,有求于人的时候除外。
    求人办事的时候姿态还是要放低一点的,聪明的沉馥珍懂得这个道理,见到这几人,敷衍虚伪一笑,“文承硕xi,裴郑恩xi,崔珉奎xi。”
    过强的占有欲使得李锡元一看到文承硕看向沉馥珍的眼神,立马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眉头拧得紧紧的,不悦道:“文承硕你眼睛不要了?”
    文承硕收回晦涩暧昧的眼神,直视李锡元的目光,吊儿郎当道:“我们馥珍真漂亮啊。”
    “阿西!”李锡元暴怒,提起旁边的椅子就要砸过去,“文承硕你想死是吧!”
    这个年纪的男人们还没来得及修炼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有什么不满不高兴的地方就会发火。
    李锡元的长相稍微凶一点就带着刻薄寡恩相,一看就不是个善类,也确实不是个善类,发起火来更是暴戾凶恶。
    文承硕的眼神落在不远处静静伫立的沉馥珍身上,她无动于衷地看着发生的一切,目光平静的与他对上目光,然后轻飘飘的收回,关心着她的裙子,她的首饰,身边大惊小怪的女生,唯独不关心他。
    无情的女人。
    文承硕勾起唇角讽刺一笑,站在原地迎接大少爷的暴打,可不能得罪了这位成耀的太子爷,否则家里的商务往来黄了得被父母无情咒骂,更何况她一点都不心疼他。
    一点也不。
    见势不妙,裴郑恩赶紧上前拉住他,可李锡元怒火中烧,力气远超过平常,一下子就砸过去了。
    一声巨响砸的文承硕头破血流,他直接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他是真的想杀死他。
    也是这时,沉馥珍才慢悠悠走过来,伸手抚在李锡元的手背,轻轻的,只用了一点力道,茶里茶气道:“好啦oba,我想文承硕xi只是夸奖我啦,别吃醋啦~”
    不听话的狗就该接受惩罚。
    不过,在她的场面为了争风吃醋,打得你死我活,这也太抢她风头了吧?
    她不喜欢,于是摁住这只凶巴巴的恶犬,不让他继续咬人。
    宴会厅安静的一根针落地都清晰可闻,只听得见沉馥珍的轻声细语,李锡元沉重的喘息。
    在她的安抚下,暴怒的李锡元逐渐平静下来,拇指摩挲着她的手背,冷冷瞥了一眼生死不明的文承硕,反扣住沉馥珍的手十指相依,“没生气,我们继续玩吧。”
    “好啊~”
    沉馥珍笑容明媚,语气轻快。
    ——
    女儿是坏女人,男主间争风吃醋是真的会打起来的,这还是没暴露私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