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青梅观察日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青梅观察日记 第12节
    “我……”没想到一向好说话的陶幼心并未直接答应,蒋莹莹慌忙找借口,“他太高冷,我不太敢……”
    “你怕许嘉时?他并不可怕的,但如果你觉得他高冷,可以找其他人问问题。”
    蒋莹莹不是第一个说害怕接近许嘉时的人,陶幼心不觉得这有什么,既然她们不敢,为什么偏要凑上去呢?
    搞不懂。
    反正她觉得许嘉时是最好的。
    听这意思是不愿意帮她说话,蒋莹莹轻咬唇瓣,快要把手里的饼干捏碎:“你跟他玩得好,或许你帮我说说,他就不那么严肃了。”
    “啊?你觉得他凶啊?可是这个我也没办法,我跟他一起学习的时候总挨骂。”陶幼心说的是实话,她在学习方面缺乏天赋,许嘉时教她总是很费力,起码在教学时,许嘉时从未对她露出过笑脸。
    说来说去不过是推辞,蒋莹莹已经不想听她解释。看着陶幼心那张单纯无害的笑脸,她忽然觉得十分刺眼,心里盘旋的猜疑不禁脱口而出:“你是不是根本不想让我跟许嘉时认识?”
    此话一出,二人同时怔愣。
    是陶幼心先反应过来,笑容从脸上淡去,音调也降低不少:“为什么这么觉得?他就在教室里,你想认识,我难道还会拦着你吗?”
    陶幼心的确温暖善良,但蒋莹莹忘了,她是一群人宠到大的小姑娘,哪里会凭白受气?
    意识到自己冲动说错了,蒋莹莹又赶紧给她道歉。
    陶幼心“哦”了一声说没事,两人之间的气氛却不再像早晨那般和谐。
    她藏不住心思,稍有不对就摆在脸上,很快被许嘉时发现。
    在许嘉时的询问中,陶幼心实在憋不住,把早上发生的事情尽数吐露。
    她像泄气的皮球摊在书桌前,“嘉时哥,我是不是太小气了,因为一句话斤斤计较。”
    “我不这么觉得。”根据陶幼心的叙述,再联想到图书馆的偶遇,许嘉时顿时意识到那个所谓的朋友很不对劲,“你那个同桌有问题,以后留个心眼。”
    “啊?因为今天吵架吗?”陶幼心皱起眉头。
    “说不清。”起码他目前给不出证据。
    陶幼心抿唇一下,点头道:“好吧,嘉时哥哥说有问题,就肯定有问题。”
    她乖巧点头的样子像耷拉耳朵的兔子,许嘉时的心情莫名舒畅:“这么相信我?”
    她趴在桌上歪头一笑:“当然,你可是许嘉时。”
    是陶幼心生命里,除了爸妈以外,陪伴她最久的许嘉时。
    人与人之间一旦有了裂痕就很难复原,趁着月考成绩出来,陶幼心换了同桌。
    蒋莹莹时不时靠近她,跟她说好话,陶幼心还是会回应,但不会像从前那样带她一起玩。
    蒋莹莹彻底慌了。
    自从陶幼心有意疏远后,曲七七也不跟她玩。
    她本就是这学期转来的,不比原班学生累积的两年同学情深厚,好不容易融入一些,又被打回原形。
    她仍然能听见曲七七在班上宣扬追星和周边,却始终无法参与进去。
    “最新消息,他们元旦节会来我们城市开演唱会!谁想去看?我们一起买票啊。”
    “我,我要去。”陶幼心第一个举手,无条件支持姐妹。
    后面有几个经济宽裕且爱凑热闹的同学一起。
    聊得火热朝天的时候,一道柔弱的声音插了进来:“我,我能跟你们一起去吗?”
    众人齐齐扭头,盯着挤进来的蒋莹莹。
    空气凝固了几秒,曲七七打破尴尬:“你也要去啊?”
    蒋莹莹犹豫了一下点头,眼睛不敢跟她们对视:“对,我也挺喜欢的……”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她也不太好,“好吧,到时候你把信息给我,我们买连坐。”
    最低档的门票两百出头,这对她们来说就是一周零花钱的事儿。
    一人购票数量有限,曲七七跟陶幼心分工合作:“有票数限制,心心你买三个,我买四个。”
    陶幼心:“行。”
    购票十分顺利,现在只待出票。
    因为要去看演唱会,几人拉了小群,时常在里面聊天。某位同学发现群里少一人,当场就问了句谁没进群。
    蒋莹莹小声道:“是我。”
    对方问她为什么不进,蒋莹莹解释道:“我爸妈怕耽搁学习,不让我用手机和电脑。”
    同学:“啊,你真惨。”
    大家都觉得这没什么要紧的,满心期盼着演唱会的来临。
    然而在元旦来临的最后一个周末,一个突然闯入教室的中年妇女打破了整个班级的宁静。
    这天上午,一个身着黑色棉服的中年女人拽着蒋莹莹冲进教室,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她指认:“说,到底是谁指使你在家里偷钱的?”
    班上的同学全部呆住。
    女人才不管自己造成的混乱,在蒋莹莹手背上揪了一把,赶她往前走:“给我指。”
    蒋莹莹被吓得直哆嗦,在蒋母的逼迫下,颤巍巍伸出手,指向陶幼心。
    瞳孔骤然放大,陶幼心几乎没反应过来。
    在女人冲过来之前,少年强有力的手臂挡在她面前。
    陶幼心下意识牵住了许嘉时的衣服:“嘉时哥。”
    许嘉时回头安抚她:“没事。”
    蒋母面色不善:“让开。”
    许嘉时波澜不惊:“你有什么事,跟我说。”
    蒋母阴阳怪气:“别怪我以大欺小啊,你同学忽悠我女儿回家偷钱,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
    “我没有!”陶幼心实在忍不住站出来,被许嘉时抓回身边,梗着脖子为自己辩驳,“我没有做过你说的这些事,你们不要污蔑我。”
    “呸。”女人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你就是不肯还钱,想赖账是吧?我告诉你没门。”
    “你!”陶幼心从没遇到过这么不讲理的人,气得语塞。
    许嘉时紧握住她的手,转向蒋母,从容不迫地质问:“你说你女儿偷钱,她偷了多少?用在哪里?”
    提到钱,怒气涌上蒋母心头: “偷了我整整两三百!”
    此话一出,看戏的同学开始窃窃私语。
    不是什么好话,蒋母听着刺耳,也顾不得跟不相干的人周旋,直接朝陶幼心伸手,想把人拽出来。结果被许嘉时反手扣住手腕:“你敢!”
    如冰刀般锋利的眼神直射过来,蒋母不禁打了一记寒颤。她竟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身上感受到强势和震慑力,这一定是幻觉。
    千钧一发之际,班主任闻讯赶来,阻止战况蔓延。
    班主任向众人询问情况,女人好似找到靠山似的,立马在班主任跟前哭诉:“你们班上的学生不道德啊,骗我女儿回家偷钱,这可怎么得了。”
    她一下子变成弱势方,班主任半信半疑:“蒋莹莹妈妈你先别急,我问问情况。”
    周围同学纷纷摇头表示不知情,女人直接把矛头指向陶幼心:“就是她,她指使我女儿偷钱还不承认,老师你可得跟我们讨个公道。”
    看到陶幼心,班主任直觉不可能。
    这孩子是她从初一教到现在的,家境好、性格好,也很懂礼貌,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蒋莹莹妈妈,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班主任不想冤枉学生。
    女人嗤之以鼻,把蒋莹莹拉到班主任面前:“你在家里怎么说的,现在说给你老师听。”
    蒋莹莹哪里敢说。
    当母亲发现她偷钱后,连打带骂,她实在是害怕,才随口说是同学唆使。哪知母亲直接带着她冲进学校,要她指证。
    女人掐她胳膊,她疼得哭,说不出话。
    班主任赶忙阻止,女人面前松手,低骂一句:“没用的赔钱货。”
    班主任尴尬极了:“蒋莹莹妈妈,要不我们去办公室说,同学们该上课了,在这里影响也不好。
    “我不去。”女人下巴一扬,“你们就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吧?我偏要在这,让你们班上同学都看着,自己的老师怎么包庇学生!”
    她真是无差别攻击,连老师都记恨上。并一口咬定是陶幼心,要她道歉、要她赔钱,还要学校给予严厉处罚。
    这时许嘉时站了出来:“这位女士,我再次警告你,说话要讲证据,否则我们有权利告你诽谤。”
    他字字铿锵,一下子吸引全场目光。
    “你你,你以为我是吓大的?”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真的怕了这个少年,但她舍不得钱,打碎牙齿也要往肚子里咽,“证据……证据就是她们带坏我女儿,哄她偷钱去看什么演,演什么会。”
    曲七七豁然想起:“演唱会?”
    提到这三个字,真相才慢慢揭开。
    原来,蒋莹莹买票的钱是从家里偷来的,因为被发现,才不得已把脏水泼给同学。
    演唱会是蒋莹莹主动提出要去的,钱的来源其他同学并不知情,按理说跟他人没有关系,可姜母不讲理,赖着她们赔钱。
    自知理亏,姜母偏不承认,逮着陶幼心买票的由头不断追责:“是她买的票对吧,她把我家的钱花了,就该她赔。”
    “不可能!”陶幼心第一次生这么大的气。
    两百多块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困难,但她就是不甘心。她从头到尾没坑过蒋莹莹一分钱,做朋友那段时间还白送了蒋莹莹礼物跟小零食,这些东西的价值远超过一张门票,因为是她自愿给予,所以不计较。
    “蒋莹莹,我自认没有对不起你,你也不必把罪名按在我头上。”
    双方僵持不下,闹大了对学校没好处,最终由校方出门跟两边沟通。
    处理这件事的老师跟人精似的,说话极有艺术,陶幼心这种蜜罐里长大的孩子根本分辨不清陷阱。但她很聪明的一点是,无条件信任许嘉时。
    不管对方说再多,她只听许嘉时的。
    这位年级第一可不好糊弄,老师嘴皮子都快磨破了,终于等到许嘉时松口: “退钱可以。”
    听见那道冰冷的声音,众人的心也跟着落下。
    “连坐的门票不能单独退款,不过我们可以按照超时退票手续费的价格返还一部分,条件是,蒋莹莹得在同学面前说明具体情况,跟陶幼心道歉。”
    蒋母闹这一通就是为了钱,有钱什么都好说。只是这场闹剧让蒋莹莹在班上抬不起头,哭得可怜兮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