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恋你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明恋你啊 第10节
    【乔稚】:那那学长能解决吗?
    又是乔稚熟悉的语气,宁辞都能想象到乔稚迷迷糊糊的样子,心情有些不错,指尖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嗯,能解决。
    等了好几分钟,也没等到乔稚的消息。宁辞放下手机,看了余尽一眼。
    “看不下去就别看,我先回去了,明天有事,今天还要准备课件。”
    “被撤职了还这么忙?”余尽挑着一双桃花眼颇有意味地盯着宁辞看。
    “是啊,我明天去当助教,你说我忙不忙。”
    他大一选修课的教授说他的助教明天有事抽不出空来,想麻烦他临时顶替一下,想着刚被撤职也没有什么事就答应了。
    “不是吧,哪个教授啊,这么喜欢你,还是说宁辞你真没钱花了。听说房租都交不起要住宿舍了。”余尽大惊小怪。
    本来是情义,在余尽口中就成了钱。
    “滚。”宁辞咬着牙逼出了一个字。
    ——
    乔稚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林初喜欢赖床,所以连选修课都偷懒选在了三四节省心的电影鉴赏课。
    “初初,我去上课了啊。”
    林初头还罩在被子里,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嗯,吱吱,好好学习。”
    乔稚咬着吸管,端着杯豆浆进了教室,本来觉得自己来得还挺早。
    一打开直接愣在了门口,里头基本已经坐满人了,热热闹闹的,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说话,乔稚一打开门,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乔稚身上,白皙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还是快点找个位置坐下来。
    除了前两排,后边是没什么空着的位置了。
    在众人的瞩目下,乔稚拽着自己的书包坐在了靠近墙边的第二排,又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
    明明还有十分钟啊。
    人声鼎沸,她一个人似乎被世界隔绝也不怎么在意,乔稚低着头磨磨蹭蹭地喝完了最后一口豆浆,盯着还在走的秒针,还有三十秒,目测了下门边垃圾桶的距离,乔稚在心里又纠结了五秒,才起身跑到门口,把手里的豆浆扔了。
    转身差点撞上一个高大的人。
    乔稚抬眼,宁辞今天穿了休闲的白色卫衣,有点像邻家大哥哥的感觉。
    乔稚燃起了一丝希望,在热闹的教室里仿佛找到了救星,觉得能缓解一下自己尴尬的气氛。
    “宁辞学长,好巧啊!学长也是上这个选修课的吗?”
    “我是助教。”
    时机凑得刚刚好,上课的铃声刚响。
    乔稚没来得及说话,跑回了自己的位置。
    拿着秩序表的宁辞笑了,看后脑勺都能感受到乔稚明显的失望。
    看乔稚身边没有认识的人,就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第二排,这小姑娘是多希望他是来上课的。
    认识宁辞的人明显还不少,看宁辞进了教室都收敛了些。
    乔稚听到耳后的女生也在偷偷讨论。
    “宁辞学长真的好帅啊。”
    “刚刚看到他笑了吗?”
    “你管勾起嘴角叫笑?”
    ……
    “老师会晚一点到,现在开始点名。”宁辞翻开秩序册。
    宁辞目光扫过乔稚的名字的时候,停了几秒,语气一顿,抬头看了一眼,“乔稚。”
    乔稚的前面是个一米八的大壮汉,乔稚在后头探出头来,还害怕他看不见,手轻轻抬了抬。
    温软的声音仔细听还能听到一丝的难为情,“到。”
    宁辞点完名,看教授已经准备好了课件,跟教授交接了下,坐在了乔稚身边。
    “学…学长,你怎…么能…坐这!”一看宁辞坐在旁边,乔稚觉得自己话都不会说了。
    “深入敌营。好好监督你们。”
    “啊?”
    台上的老师已经展开ppt,开始了第一课的开讲,乔稚侧头看着宁辞,鹿眸懵懵懂懂。
    “好好学习,别走神。”宁辞指尖敲了敲桌面,轻轻的敲击声也似乎落在乔稚心上。
    还以为是共生死的战友,结果成了深入阵营准备策反的奸细。
    乔稚看宁辞的眼神有些复杂。
    好像事情不应该这样发展的。
    第一节 课间休息的空,乔稚盯了黑板几眼,这个选修课的教授是真的敬业,明明有ppt还硬是写了一黑板的板书。
    乔稚低着头,偶尔抬眼,手上记笔记的动作没停。
    “你昨天好像话没说完,你想说什么。”宁辞侧过身,歪着脑袋看着正在记笔记的乔稚。
    经这提醒,乔稚才想起来,昨天加了宁辞学长的微信,回着回着好像睡着了。
    乔稚停下记笔记的动作,从书包里掏出手机,手机忘了充电,打开亮着的屏幕,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吓了乔稚一跳。
    接着弹出了一个小框框:【你的电量低于15%,请及时充电】
    宁辞轻描淡写扫了一眼,眸中含笑,“原来乔稚学妹,就这个也能被吓到?”
    乔稚难得硬气了一回,还有种对抗的老师的架势,“怎么?不行吗?”
    宁辞忍住笑,“行行行,怎么不行。”
    宁辞侧着身子,清晨的光温柔地落在宁辞的黑发上,晕上了栗色的光泽,眉眼带笑,声音混着嘈杂声还意外的好听。
    乔稚脸一红,连忙点开微信界面。
    对话框那条小竖条一隐一现:是我给学长惹麻烦了
    果然这句话没发出去。
    现在这情况也是没脸发出去了。
    闷声问了句,“学长,昨天的事?”
    “没事,别放在心上,跟你没关系,上次就想教训他了。”
    “学长,打架不好。”乔稚皱着眉,认真的神情,带着说教的意思。
    宁辞正想说话,小姑娘下句话更认真地盯着他看。
    “不过那个学长不该说学长是靠关系成为现在的学长,学长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和能力才能这么让人喜欢的呢。”
    还真没几个人敢当着他的面说这些话。
    “那你喜欢我吗?靠着我的努力和能力。”宁辞挑了挑清隽的眉,也不是真的想听到答案。
    “啊?”
    宁辞学长到底是想让她说喜欢还是不喜欢啊,说喜欢又怕宁辞学长误会她喜欢他不理她了,一时脑袋一空。
    宁辞尾音微微勾起。
    “开玩笑的。”
    乔稚松了口气,怎么不知道学长这么会说笑,还这么冷,只好附和着很明显地假笑了几声,再看宁辞的时候,宁辞的眼睛有些无奈地看了她几眼,移开了。
    又来了!又来了!
    乔稚假笑的表情僵在脸上,用手撑着头往宁辞相反的方向歪了歪头,闷头郁闷了。
    ——
    上完课,宁辞被教授叫上去,持续尴尬的乔稚松了口气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后边的女生戳了戳乔稚的后背。
    乔稚转过头一看,女生笑的很好看,看上去就是很温婉的类型。
    也许是本能,乔稚看一个人的时候,第一印象就是身高,后边的女生一看就是模特身高,乔稚叹了口气。
    她也想长高啊。
    “你好啊,我叫苏瑶,大二法学系。”苏瑶伸出手,盈满笑容。
    “你好,我叫乔稚,大一中文系的。”
    “你就是晚会上的小学妹吧。”苏瑶看了看乔稚愣住的眉眼。
    “嗯。”乔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学妹好像跟宁辞学长很熟啊,宁辞学长和学妹你什么关系啊?”苏瑶思量了下,试探地问道。
    什么关系?这问题问的有点奇怪。
    乔稚还真不知道她和宁辞学长是什么关系。
    毕竟她好像有点自来熟。
    “室友哥哥的室友?”乔稚思考许久才说出一个比较实际的关系。
    还在心里点了点头,如果不是林初,她不会认识宁辞学长的。
    “什么?”苏瑶也不知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乔稚本来就是这样说的,又重复了一声,“室友哥哥的室友?”
    乔稚点了点头,看苏瑶面色不太好,“学姐,怎么了吗?”
    “没事。那你有宁辞学长的联系方式吗?”
    听林初说的很严重,说什么宁辞学长最讨厌因为喜欢要联系方式的女孩子了,上一个私自要联系方式的女孩子已经被宁辞在大庭广众面前拒绝了,听苏瑶问起宁辞的联系方式有些犹豫。